沈王爷

【启红】趁人之危.1

看着屋外的雨天突然开的这个脑洞…………
也许有肉。
张艺兴穿越。

醉欢楼

芙蓉帐暖,三楼的一间雅间客居内歌舞升平,香雾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

客厅中摆着一桌佳肴,几名打扮艳丽妖娆的女子,她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向中间披着墨绿色大麾的男人倒酒。

男人身着军装,上面的扣子扣得一丝不苟,系到领口,给他平添了一股禁欲的色彩,大麾上面的貂绒环绕在他的脖子周围,称得他犹如一个帝王一般贵气。

事实上,他是的。

但现在这个帝王在这能让人醉生梦死的地方确体现的并不开心,反而皱着眉头,一副烦闷的样子。

这种烟花之地,难寻一丝真情.

来这儿的,不过图个一时的快活罢了。

不过也够了。

但凡能来这醉欢楼,不是有钱,就是有权有势的人。

何况还能在着里包下一层楼,说没有绝对的财力和势力,那是不可能的。

而这个剑眉星目的男子,就是长沙,山东最大的军阀,长沙布局官,长沙九门提督——张启山,张大佛爷。

任何人拥有这些身份中的其中一个,都可以获得无尽的荣华富贵,何况拥有这三个身份,在长沙,张启山就是天,他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为。

好在长沙的人民百姓还是很有福气的,这张启山并不是一个无能的小人之辈,相反,他能力出众,有抱负和野心,为家国尽心尽力,因此长沙的人民都十分地爱戴他。

他长得俊俏非凡,英气十足,常年的军阀生涯带给了他肃杀的戾气,反而使得他看起来更有魅力。

所以在长沙,想上张启山床的男男女女不在少数,豪不夸张的来说,这人要是从巷头排到巷尾都是嫌少了。

而且张大佛爷对于上他的床的人一向出手阔绰,这更让那些人趋之若鹜。

一双涂着艳红豆蔻的手缓缓抚上男人精壮的背,隔着军衣缓慢而又暧昧地糜磨着,这双手的主人端着一杯酒,无限娇媚地开口道:

“佛爷,来喝杯酒嘛,今个儿可让奴家好生伺候着…………”

张启山今天却没领这个情。

他皱起眉头,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一把拍掉酒杯,女人惊呼一声,酒杯掉落到底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房内跳舞的人都停止了动作,连那四个在张启山身旁伺候的人都吓呆了,战战兢兢地看着张启山,深怕他拔出腰间的手枪,自己就性命不保了。

好在张启山只是一手扶助额头,另一只手挥了挥,他们便争先恐后地退出了房间。

张启山最近很烦躁。

明明刚刚在山东那边忙活了几个月,击退了那边意图进攻的日本人,又从日本人手里夺回了几个地区,上面对他的能力大加首肯。

这次功劳这么大,上面肯定要给他加官晋爵,并且已经让他着手接管了他收复的原来由日本人占据的地区,扩大了他的势力范围。

现在他可是个宝贝,这不,为了讨好他,他一回来就给他包下个玩乐之地让他好好放松放松。

张启山当然想趁这个机会好好快活一番,毕竟他去山东那边忙了三个月,每天都从早忙到晚,一边对付难缠的日本人一边还要安抚民心,根本没时间去解决一下自己的私人问题。

他都憋了整整三个月了。

饶是张大佛爷定力再好,也有些受不了。

可是当时碍于公务缠身,没时间,但是等回到了长沙,张启山却郁闷地发现,对这些人,自己提不起一丝的性致,有时有反应了,直接去冲个凉,硬是把他给忍住了。

唉,张启山烦躁的摇摇头。

自己这是怎么了?哪有这么给自己找罪受的?

所以最近的张大佛爷脾气格外的火爆,稍遇着些不顺心的事情便要大发雷霆,害的张府的下人们最近做事情都提心吊胆,深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这尊大佛不快。

外面的副官一看里面人都出来了,就知道出事情了。

他走进房间,看着张大佛爷一手支着头,一脸阴沉地坐在饭桌旁,地上一片狼藉。跟随张启山多年的他不但忠心耿耿,也明白察言观色,颇有些担心地开口道:“佛爷,需不需要我把这…………”

张启山抬手制止了副官的言论,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回府。”

望着窗外有些阴沉的天空,一身红袍的二月红几乎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或者说张艺兴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是的,面前这个面若桃花的男子,不是别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长沙名角儿,红家当家——二月红。

但是现在,这个身体里住着下一个世纪的灵魂——张艺兴。

张艺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大概是突然穿越过来的。

他只记得自己最近有接一部名叫老九门的戏,他想要去面试其中二月红的角色,竞争很激烈,但他有信心拿下这个角色,这不,正没日没夜的看剧本呢。

他记得那天晚上,他正在揣摩人物的内心,不想怎么都感觉有些不到火候。

烦躁之下,他知道着急也没有用,于是干脆放下了手中的剧本,起身去洗个澡,打算先睡觉了。

然后一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唉,张艺兴摇摇头。

这可如何是好。

“咳咳……咳…………

听见屋内传来的咳嗽声,他心疼地皱了皱眉头。

不管了,当务之急还是救人要紧。

既来之则安之,和写在纸面上的东西不同,这到底是个有血有肉的世界,这些人,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而丫头,可是曾经陪着二月红度过最艰难的时间的人。

自己不能见死不救,于情于理,自己都要帮她挺过难关。

可眼下能救这丫头的,只有鹿活草了。

想想这当今市面上谁还有鹿活草,张艺兴头疼地揉了揉眉头。

他一点儿都不想见这个人。

长沙军阀,九门提督——张启山。

自己要是想要拿到鹿活草,就只能找这个主儿去要。

他不是很记得清这两个人曾经发生过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不是好事儿。

那又怎么样呢?

他让随从招来车夫,叮嘱好下人好好照顾夫人,不能出一点儿差错,然后登上车,面目沉静的对车夫说:“走,去张府。”

他抬头望了一眼有些阴沉的天空。

走起,不就是彪戏吗?

不管是他张艺兴还是二月红,就从来都没有怕过这个。

……………………………………………………………………
问一句怎么发肉………………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