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

冷cp的痛,自割腿肉…………老司机想开车😁怎么办?!
我个人觉得幽冥就是个傲娇受啊😏
我很喜欢团宠幽冥的设定。
这是一个很大的脑洞,我对爵迹没太大研究,所以有bug算我的😂
我真的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和想吃肉的心愿而已😄
不喜勿入,不喜勿喷。


漆拉是攻!
前面是铺垫!一时激动有点长!








北森林

浓雾中景色尚不分明,唯可见近处枝叶上的露珠泫然欲滴,稍远处便只剩的朦胧剪影,混混沌沌交织在一起,抬首望见的穹天也似是被罩上了一层轻纱,晨光熹微,万籁俱寂,似是时光静止于此处.

不知何处忽然传来鸟鸣,这一声破空的清啼鸣醒了世界,林中忽然喧嚣起来,八方四面的鸟群也加入到了鸣和中来.

晨曦的微光带来希望,在一片朝气蓬勃而又美好的景象中,一个身着黑色曳地长袍的男人行走在森林中。

金色花边细细勾勒出精致而又贵气的图案,称托着这个男人不凡的身份。

随着他的移动,看起来轻盈柔软但实际上坚韧而又危险的长袍温柔的荡漾在他的身边,仿佛水波一般,一圈又一圈。

漆拉缓缓地走在森林当中,一张比女人还要更加精致的面容在晨曦的亲吻下显得美丽到不可思议。

他停住脚步。

长长的睫毛拂过眼睛,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粗壮的树根上,一株冰蓝色的植物舒展开枝叶,叶尖上还挂着摇摇欲坠的露珠,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下。

漆拉微微一笑,阳光绽放在他的嘴角。

找到了。

漆拉快步走过去,一手凝聚起精纯魂力,微微一动,魂力散开在四周,迅速建立起一个密不透风的屏障。漆拉走进去,又顺手做了一枚棋子,然后蹲下来,靠近那颗植物。

他端详了一会儿,仿佛在确认什么。

不一会儿,他的笑容扩大了一点。

再次确认周围不会有任何威胁到自己的东西以后,他坐到植物的一边,抬起自己的左手悬在冰蓝色植株的上空,然后右手凝聚起魂力,对着自己的左手手腕毫不犹豫地划了下去!

鲜红的血液夹杂着上位王爵精纯而强大的魂力不停地滴落到冰蓝色的植株上,渐渐地从它的尖端滑落到枝叶,流过晶蓝色的叶片,仿佛缠绕在上面的一根丝线一般缓缓流向他的根部,渐渐将那里的泥土染上鲜艳的血红色。

紧接着,一丝丝金黄的魂力顺着根部逆流而上,沿着细密的脉络布满整个植物,冰蓝色加上金色,很美丽的搭配。

漆拉停手,手腕上的伤痕已经开始自行愈合,不一会儿就不留一丝疤痕,光洁的手腕完美如初。

他抬起修长的手指解开自己的衣袍,一层,两层,薄纱被缓缓褪去,直到露出精壮的上半身,健美而修长。

在常年的黑衣的遮蔽下,略显苍白,但依旧充满丰沛的力量感。

与他精致妖娆的外貌不同,他的身体充满了力量,给人一种极其具有爆发力的危险感觉,像是森林中对猎物伺机而动的猎豹一般。

他抬手按了按左下方的三根肋骨。

那里蠢蠢欲动。

不过不会太久了。

漆拉抬起自己的右手,凝聚魂力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割开了自己的左下腹三根肋骨的地方。

鲜血大量的涌出,皮连带着上面的筋脉藕断丝连的联系在一起,漆拉毫不犹豫地用力一扯。

皮肉分离,血肉模糊。

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下来。

但他依然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剔着上面的碎肉,面不改色,仿佛被剥皮割肉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终于,三根肋骨在鲜血淋漓中露了出来。

不同的是,那三根每根肋骨的中间都有一个洞。

漆拉催动着魂力,有三条银白色的虫子从肋骨的洞中
中缓缓蠕动着爬了出来。

漆拉紧紧地盯着这三个令人作呕的东西,伸出手,希望把他们捉住。但是这三个东西一感受到外界的威胁,立马钻了会去,并且迫使这里的皮肉快速愈合。

摩擦骨肉产生钻心的疼痛,漆拉咬紧牙关,愣是不吭一声。

他使用魂力把刚刚有些合拢的皮肉再次挑开,露出森森的白骨。

他连根拔起那株冰蓝色和金色混合的植物,笼罩了魂力在上面,把他缓缓拿近了自己的三根肋骨前静静地等待着。

他感受到自己左下腹中那三条虫子正在剧烈地蠕动着,爬行着。

被切断的神经带来疼痛,但是漆拉并没有顾及到这一点。

有一个虫子先忍不住诱惑,爬了出来。

漆拉拿着植株的手不动。

他蠕动着肥硕的身躯,还带着鲜血淋漓,兴奋地爬向来漆拉手中的植株,然后贪婪地吸附在上面。

他们无法拒绝这个诱惑的。

越是黑暗的东西越是惧怕光明,但他同时也更加趋向光明,这株草对于这三个怪物来说,无异于山珍海味。

然后是第二条,第三条。

他们附在上面,吸取这上面的魂力。

漆拉拿着植株的手开始凝聚魂力,虽然刚刚剧烈的疼痛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但成败在此一举!

非生,即死。

魂力凝聚的越来越密集,笼罩在植株上方,然后所有的魂力突然变得凌厉,直直的刺向那三条银白色的虫子!

三条虫子感受到了危险,开始不安起来,拼命扭动着肥硕的身躯,希望能躲开由魂力凝结的刀光剑雨,他们凄厉地尖叫着,发出让人耳膜难受的嚎叫声,想要爬回漆拉的肋骨。

那怎么可能?

漆拉的手猛地一收!

几乎实质化的魂力刺穿了他们尖叫扭动的身躯,三条银白色的虫子在顷刻间化为了灰烬,黑色的液体溅落在了他手里的植株上。

不可思议的是,这课植株并没有被腐蚀枯萎,而是渐渐吸收了这些黑色的粘稠物体,然后仿佛抖落抖落了身子,枝叶舒展地更加宽阔,甚至抽出了新的嫩芽。

这是神遗留在这里的遗物。

这株植物叫繁缕草,这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一种植物。

当年为了流放白银祭祀的人知道他们生性狡诈,为了防止十二个白银祭祀出逃后祸害别的世界,他们偷偷在这十二个囚犯的枷锁上撒下了繁缕草的种子,每个犯人身上都带有一颗。

繁缕草是白银祭祀的克星。也许他不能杀死白银祭祀,但是他能在极大程度上的影响到他们。

比如这次他为了摆脱白银祭祀对他的控制而又不被他们发现,他在翻阅了无数古籍和禁书后才知道有这样一种草。

先人料事如神。

果不其然,这十二个犯人逃走了。

但他们并不清楚自己身上带有这种种子,而是在仓皇的逃亡过程中将它们散落在了奥丁大陆的不同地方。

再渺小的希望,只要放在对的时间,对的位置,就能够颠覆原来的结局。

繁缕草只在必要的时候开。

就是说,在蛰伏了几千年的风雨动荡后,这颗种子它在昨天刚刚发芽生长。

繁缕草是具有灵性的,他只有在感受到白银祭祀的威胁后才会抽芽。

昨天漆拉在这座森林里面晃荡了一个晚上,他肋骨里的三条银白色的虫子是白银祭祀的分身。

和他们一样,具有黑色,粘稠,尖叫的灵魂。

繁缕草感受到了这个危险,所以生长发芽,在这个美好的清晨,被功夫不负有心人的漆拉找到了。

这繁缕草其中最厉害的一个地方,就是它能让白银祭祀完全察觉不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就像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三条虫子已经被灰飞烟灭了一般。

繁缕草像最强大的麻醉剂,能够轻而易举地麻痹白银祭祀的神经。

漆拉微微一笑,右手轻轻地在草上施展了魂力。

不一会儿,三条一模一样的银白色虫子出现在上面。

漆拉冷笑一声,把这看起来与折磨自己许久的一模一样的虫子扔进了空间中。

白银祭祀并不会察觉到任何东西。

他们会以为,这虫子还呆在漆拉的肋骨中。

但现在不一样了。

刚刚的三条虫子不再由白银祭祀掌管,漆拉才是正真的掌管者。

他们已经不复存在了。

现在源源不断地向白银祭祀发送漆拉消息行动地点的,都是由漆拉控制的繁缕草所创造的复制品。

所以现在白银祭祀认为漆拉不过是在北森林猎杀魂兽而已。

漆拉舒了一口气,折磨自己多年的罪魁祸首终于有了个了断,虽然白银祭祀才是正真的幕后黑手,但是一切都要一步步走,一步步来。

漆拉并没有放松下来,他小心翼翼地收好繁缕草,然后背靠在树根上。

金色流转在他的身上,漆拉闭上眼睛,感受起了自己的灵魂回路。

剧烈的疼痛从他身体的各个地方传来。

漆拉勾起嘴角,默默忍受着这个痛楚。

他的灵魂回路正在变得更加完善和高级。

很多年前,漆拉出现的时候(我是真的不知道漆拉从哪里来的😂,查也查不出来,反正我感觉他特别的厉害)
,因为他特殊的灵魂回路和天赋,白银祭祀害怕他对自己造成威胁,一方面为了监控他,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为了压抑他的能力和天赋,就在他的肋骨中放入了三个和他们一样的虫子。

吉尔伽美什的过于强悍,使得白银祭祀无从下手,但是他不一样。

这虫子有腐蚀性,但是由于漆拉强大的能力,虽然他不是永生王爵,但是他即使不断被腐蚀,伤口也会不断愈合,再腐蚀,再愈合……

无限循环之中,不会让漆拉丧命,但是能严重影响到他的灵魂回路的完整性和能力,毒素会随着骨髓扩散到全身,还要承受无边的痛苦和监视。

白银祭祀对于这么好的买卖自然是乐意的。

但是因此,这么多年来,其实漆拉的灵魂回路一直是不完整的,只不过是习惯了不完整的灵魂回路,漆拉依旧变态强大,所以大家自然而然也就习惯了。

只是他因此无法保护自己的朋友,无法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在白银祭祀面前,这个东西犹如一道坎,他始终跨不过去。

他曾经尝试着强行把他们弄出来,但是放弃了。一但这个东西脱离他的身体白银祭祀就会立马知道,而这个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直到他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神遗留下来拯救他的东西

————繁缕草。

空白的地方长出新的回路,金光流过,犹如搭桥牵线一般,将老的回路和新的回路连接起来,形成新的花纹。断开的地方被修补,液态般的黄金魂雾流经他的全身,甚至带来骨骼的咔咔作响。

疼痛覆盖在他的身上,但疼痛过后确是无与伦比的朝气蓬勃与力量。

恢复完成。

漆拉站立起来,动了动手脚,浑身的骨骼嘎嘎作响。

疼痛赋予他新的力量。

他感受到自己的魂力提高了不止一个等级,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他感受到自己的魂力上限变得犹如大海般广阔而不知边际,魂力的纯度更加高了,像是液态的黄金一般流动着。

对比现在自己的身体,自己原来的魂力程度只能算是冰山一角。

连自己的魂器都变得更加完美精致,他嗡嗡作响表示感谢。

他的爵印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他的银发因为出汗而有点微微粘腻,但此时这并不重要。

四周的黄金魂雾已经被他吸收的差不多了,但是他依然没有达到上限,不过没关系,等他回到自己的宫殿再吸收那里的黄金魂雾就可以了,毕竟他的地方黄金魂雾的浓度在亚斯兰中可以说是仅次于黄金湖泊,魂冢和雾隐绿岛的地方。

自己终于完整了。

漆拉在这一刻才真正的放松下来,他绝美的脸庞浮现出微笑,他稍稍往背后的树上靠了靠。

但事实告诉我们做人绝对不要掉!以!轻!心!

在刚才开出繁缕草的地方,现在长出了一株红得妖艳的草。

他吸收了漆拉的鲜血和魂力,和繁缕草不同,他的边沿都是锋利的齿状轮廓。

漆拉一个放松一不小心碰到了它,结果手臂上立马被割开了一道细长口子。

鲜血流下来,黏黏糊糊地沾上了这诛草上的一些类似花粉的东西。

有了这个草,即使黄金魂雾不足,伤口的血也很快止住了,然后原本的粉末渐渐溶解在了血液里面,伤口渐渐消失,皮肤变得光滑如初。

漆拉感觉手臂痒痒的,抬手一看,没什么事儿。

他扭头一看这个草,一下子傻了眼。

…………………………我记得书上说,这是繁缕草的姐妹花。

漆拉仔细看了一眼,颇有些无语的闭上眼睛。

…………………………有很强的……催情作用。

…………………………特别对繁缕草施加鲜血和魂雾的人效果更加剧烈。

…………………………进入血液的话…………你该心疼一下你的床伴了。

漆拉记忆力很好的脑子里响“嗡”地起这么几句话。

没和你开玩笑,那本书真的就是这么说的,当时漆拉看了还觉得好笑,发生在自己身上,这可就………………

不怎么好玩了。

果然自己是被开心冲昏了头脑,太过大意了。

一股冲动的燥热升起来。

漆拉“嗯”了一声,凭借他强大的自制力克制住自己隐隐有些想要造反的魂力。

他心里暗道不好,看来这书到是没有骗我。

漆拉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我倒是挺希望你骗我一下的。

漆拉赶紧套上衣服,匆匆忙忙整理了一下,然后快速往自己的宫殿赶去,内心颇有些哭笑不得。

也祈祷今天可别有那个不长脸的来我那里坐坐,就照他现在这个状态,他可不知道他会不会吧“坐坐”变成“做做”。

漆拉一边无奈地想着,一边忍受这浑身的燥热,赶紧做了枚棋子跑回去了。

其实那本书还有后面几页,只是因为是禁书,当时漆拉怕被人发现,只看了前面几条内容,忽略了后面的重要内容。

以下为漆拉王爵漏掉的内容:

…………………………那个,忘记说了,你要是前面四个都中招儿了(我估计能找到着繁缕草的人基本前面几项都中了!),就千万千万别跑到黄金魂雾浓度很高的地方去,千万不要!自个儿找个黄金魂雾浓度低的地方熬熬过去倒可以,你要是去一个浓度高的地方吸收魂雾的话…………………………大兄弟,恭喜你,你会变得特别厉害!各种意义上的厉害!事后你的魂力会有所提升的!

……………………………至于你的床伴?

……………………………对不起,我没脸见他!你要不替我先向他道个歉先?!我会心疼他三秒的!

……………………………实在不行五秒也成!






深渊回廊

一个黑色矫健的身影迅速的而灵巧地在树林间穿梭着。

他的周身躺满了各种魂兽的尸体,无一例外的,他们的灵魂回路都不见了。

幽冥身上被划开了几道口子,由于长时间的屠杀,他的魂力已经有些透支,达到极限的身体是过度杀戮后的亢奋,吸收了魂兽灵魂回路的身体介于魂力透支的极度饥饿和吸收回路的靥足中,极端的反差剧烈的消耗着他的体力,他却从中间感受到一种尖锐的快感。

让人上瘾。

鲜血沾染上了他的头发,不过他像是没有感受到疼痛一般,血迹斑斑的脸上挂着嗜血而兴奋的笑容,继续着自己的杀戮。

他甚至希望再来几只魂兽。

身上的伤口有些裂开来,幽冥挑了挑眉,邪气一笑,伸出殷红的舌头舔了舔手背上的血迹。

即使是这样小幅度的动作都牵扯开许多伤口,又有鲜血流下来,幽冥感到有一点点头晕,看来是失血过多了。

幽冥伸手,这场屠杀中最后一只魂兽的灵魂回路被他吸收。

魂兽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幽冥拍拍手,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

破破烂烂,衣不蔽体,紧身衣被撕成一条一条的,露出衣服下苍白精瘦的身躯。

幽冥一点儿都不壮,他的身材纤细修长,肌肉紧密,若不是他过于阴沉的打扮和声名远扬的残忍手段,没人会认为这样一个人会是二度杀戮王爵。

但是领教过的人绝对知道这副身躯可以爆发出多少可怕的速度与力量。

现在原本完美的身躯上布满了斑驳的伤口。

幽冥对于战斗有一种近乎病态的迷恋,在战斗时为了打败对手,他甚至不惜以伤害自己来获取机会。

这些伤口是这是他在战斗时以身诱敌所付出的代价。

暴露自己的弱点给别人,然后————

绝杀!

鲜红的血液还在一滴滴地下滴落着。

周围的魂力被刚刚的那场战斗消耗殆尽,即使是深渊回廊也需要一段时间的流动才能补齐这里失去的黄金魂雾。

所以现在,他已经没有多余的魂力能够修补伤口了。

不过幽冥不甚在意。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一整个晚上的杀戮过后,今天的天气莫名的好。

该找个黄金魂雾充足的地方好好恢复一下了。

幽冥眯了眯眼睛,回忆起每次那种汹涌的力量灌入到他的身躯时的畅快感。

不过,该上哪里找这么个安全方便,黄金魂雾又充足的地方呢?

黄金湖泊?

不行不行,这地方好是好,但是去的路上还要面对很多高级魂兽,他今天可不想用黑暗状态,好好的日子,干嘛呦?

找自己的使徒神音来帮自己开路?

算了,最近这小子和特蕾亚每天不知在腻腻歪歪些什么,幽冥这只单身狗表示他都快瞎了。他可不想打断了他们的好事以后每天被两个女人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

想想上次自己尝试过一次,然后幽冥发誓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

一想起来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能掉一地。

这自己家里现在也不能回,特蕾亚和神音看见自己这样不叨叨死自己就怪了。

他得找一个地方能避风头的,最好主人安静点,宽宏大量一点,能让他蹭个地儿。

魂冢?

呵呵,手动再见。

雾隐绿岛?

这地方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

黄金魂雾浓度高的地方?

嘶……………………

哦!有了!

幽冥突然一拍手。

他想起来了!

三度王爵漆拉的宫殿啊!

上次他有一次失去知感,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漆拉宫殿里去

漆拉可是一个好人呐!

没有嫌弃自己给他添麻烦了,还给他弄干净了再送回特蕾亚那里,这是自己醒来后特蕾亚笑眯眯地一边夸漆拉一边告诉他的。

对啊,他记得漆拉宫殿后面还有一个温泉来着。

好的好的。

幽冥点点头。

嗯,有衣服,黄金魂雾浓度高,主人宽宏大量,三度王爵漆拉以及他的宫殿都很符合自己的要求。

而且很安全啊。

幽冥微微笑了一下,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相信漆拉不会介意的。

远处的森林传来动响,估计是闻到他的血液跑过来的高级魂兽。

此地不宜久留。

幽冥不再恋战,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运起仅剩的魂力快速离开了深渊回廊,向着漆拉的宫殿前进。

…………………………………………………………………………
那个,各位客观别着急,银尘会出来的。
幽冥开启了吐槽小王子的模式😂
幽冥啊,是你自己要撞枪口上的,我拉不住你啊😏!
我一直觉得漆拉很厉害。
我觉得幽冥挺可怜的,因为感觉其他比他弱的都死了,他看着那堆强的,内心一定很无奈😂。
各位有什么想看的梗也可以和我说啊!我要是可以的话会加进去的。

评论(2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