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2.

有私设怪我!脱离原剧怪我!一切bug都怪我😂!

现在……

开车啦啊!

来不及解释了,快刷卡!

2.

狂暴的黄金魂雾在房间中翻滚着,充斥着偌大的地方。

漆拉把自己关在他的房间中,由于体内魂力缺失的缘故,他将他宫殿里的所有黄金魂雾都引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仿佛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看到了水源一般,大口大口畅饮着珍稀的水源,任由黄金魂雾如倾倒般的被吸入他的身体。

得到力量的强烈快感几乎要让人感叹出声。

但是漆拉明显不怎么舒服。

他眉头紧皱,浑身的肌肉都紧绷到了极致,仿佛这时候只要有人出来,他就可以瞬间取了那人的性命。

所以为了不伤及无辜,漆拉来的时候匆匆忙忙嘱咐过管家别让任何人进来。

漆拉坐在冰水中,双目紧闭,但他依然可以感受到他整个人所散发的热度,仿佛要烧起来了一般。

漆拉现在一点也不好受,冰火两重天的感受折磨着他的神经。

体内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他本以为,这点东西,过一会儿自然就会过去了。

但是他错了。

这好歹是神的礼物啊!这么简简单单就过去了,对得起繁缕草的身份吗?

这一看就是一株要搞事情的草嘛!

随着时间的流逝,漆拉感受到他体内的燥热不但没有随着他的压制消退下去,反而和他作对似的,他越是用黄金魂雾压制,他越是在他的体内亢奋地造反。

细密的汗从漆拉的额头上渗出,流过他长长的睫毛和紧闭的眼睛,划过染上了情欲颜色的脖颈和微微有些起伏的健壮的胸膛,然后滴落到了水中。

漆拉忍得辛苦,感叹了句,这可真是造孽啊!

他发誓绝对别让他看见个人。

否则就要像那本坑爹的书上写的一样,

…………………………他该心疼心疼他的床伴了。

漆拉闷哼了一声,一股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他只能催动魂力,压制着又翻滚而上的浓烈情欲。

另一边

温泉

雾汽氤氲。

幽冥把整个人沉浸在温泉中,只留出一个脑袋透气。

黑色的发丝散开在水面上,柔柔地荡漾开来,一些顺着水波伸展,像是开出了一朵儿漂亮的花儿。

温热的水覆盖在肌肤上,温度刚刚正好。

幽冥舒服的叹了口气,吸收着周围的黄金魂雾,身上的伤口开始缓缓痊愈,大概过了这么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幽冥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潜到水底吐了几个泡泡的幽冥皱了皱眉头。

不对劲。

这很不对劲。

他记得漆拉宫殿的黄金魂雾浓度是很高的,即使没有黄金湖泊那么高,但是绝对要比一般的地方要高出很多。

但是就他今天吸收魂雾的情况来看,这温泉里黄金魂雾的浓度都还没有门口大街上的高。

夸张是夸张了一些,但是这里的黄金魂雾好像都消失不见了一般,原来能够让他精灵充沛的魂雾现在只能堪堪修复他身上的伤口。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幽冥想着。

难道是漆拉那里出了什么事情?

不应该啊,漆拉再怎么说也是三度王爵,没有谁能够轻而易举地伤害他。

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幽冥坐在水底中想了一会儿。

要不自己还是去看看吧,毕竟用了人家的东西,总不希望自己来一趟主人出点什么事情。

如果是那样的话多不好啊,这样的话自己下次还怎么来?

幽冥想着,从水底钻上来,哗啦一声破开水面,黑色的长发贴在他精瘦的身躯上,一些黏在了他被水汽蒸的微微有些泛红的脸上,还滴滴答答的向下滴水。

他微微甩了甩头,抬手抹了一下脸,然后翻身上岸。

水珠顺着他身体的曲线缓缓下落。

幽冥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自己那件破破烂烂沾满血迹的衣服,那肯定是不能穿了。

唉,这可怎么办?

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

毕竟在人家家里,光着身子多不好。

不行,得找一件衣服。

幽冥继续搜寻了一下,发现不远处的衣架子上好像挂着一件衣服。

谢天谢地,还好有一件。

幽冥走过去,拿起那件黑纱和丝绸做成的长袍,衣服很是轻盈而柔软,摸在手上柔和的像是羽毛一般,光滑舒适。

幽冥没有多想,套上衣服,这衣服莫约是漆拉的,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地耷拉下来。

有些大了。

幽冥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颇为郁闷地想着。

漆拉看起来也没比他高多少啊,为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就和睡衣一样。

对自己身高身材受到打击的幽冥宝宝表示不开心。

算了算了,先不去管他了,能有东西穿已经很好了,一会儿如果找到了漆拉再和他说一声,问问他还有没有别的衣服吧。

幽冥稍稍拧了拧长发,然后就任由他们贴在身上滴滴答答向下滴水,打湿了一部分衣服。衣服贴在身上,露出撩人的曲线。

幽冥感受了一下周围魂力的流动,然后顺着移动的方向走了出去。

长廊上空无一人。

幽冥看着寂静的宫殿,有些疑惑。

今天这里这么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

漆拉也没有这么穷啊。

我记得他土豪着呢。

奇怪。

长廊两边的窗帘拉开,透露出朝气蓬勃的阳光,洒在幽冥的侧身上,拉长了他的影子。

幽冥继续往前走着,他感受到了随着他的靠近而愈加浓重的黄金魂雾。

最终,他的脚步定格在了长廊尽头的一间屋子的门前。

银色和金色交错,在那扇溢出着黄金魂雾的门上勾勒出繁复精美的花纹,仿佛要将人引导到古老的过去。

就是这儿了。

幽冥点点头。

他伸出手,推了推。

门上设置了由黄金魂雾编成的结。

幽冥冷笑一声,区区几个结还能难倒杀戮王爵不成。

他今天就是要探个究竟!

幽冥直接在手上凝聚魂力,向着锁暴力地砍去。

他用了实打实的力道,所以结很快就散了,落下来变成黄金魂雾,消散开来。

幽冥伸出纤长有力的手,推开了那扇门。

房间里有阳光微微洒落进地上,大白天的周围还点着蜡烛。

幽冥撇撇嘴,你看吧,有钱人的生活。

他刚要迈进一步,突然,密集的黄金魂雾几乎化作实质一般,从房间的深处向他飞射而来。

幽冥瞳孔一缩,吓了一跳,急忙跳起来,借助一旁的屏风越到墙上,然后柔韧的腰肢向下弯折,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了魂雾中心最狂暴的一击。

然后他一个后翻落地,他本来魂力透支,刚刚吸收的魂雾用来修补了下伤口,所剩不多的也用来砸开门口的锁了。

所以刚刚他看见这么凶狠的攻击简直心脏一缩。

他没有多余的魂力来抵抗这个程度的打击,所以只能逃开最致命的一击。

但是地方就这么大,他在翻身的时候,宽大的衣服滑落,露出他的半个肩膀,他不可避免的被这狂暴的黄金魂雾擦伤了肩膀,露出几道血痕,微微有血丝渗出。

但幽冥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他着急地冲里面喊着:“漆拉!漆拉?!你没事吧!”

要是现在里面有一个什么人,那可就危险了!

他魂力透支成这样,刚刚都是吸收多少用多少,要恢复到上限,至少要在家里呆个四五天,如果是黄金湖泊或者漆拉家里的话就会快很多,大概一两天两三天就够了,当然这有时候也得看他吸收了多少灵魂回路来定。

但是现在他压根恢复不过来,你让他再打一架,他更本没力气啊!

就像一个跑了一万米的运动员,他刚休息两分钟,你又要让他再跑一万米。

难道要使用他的黑暗状态?

幽冥抿了抿嘴唇。

太危险了。

何况能到漆拉这里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幽冥在内心叹了口气。

希望他没事啊!

已经脑洞大开的幽冥根本没有察觉到在刚刚的那场攻击中,他的身上的衣服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没有被撕裂,也没有破碎。

冷清沙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刻意压制的情欲让他语气不善:

“出去。”

幽冥听见漆拉的声音,有往里面看了看,的确没什么人,他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你不会被人胁迫了…………”

幽冥身上一种清冷的香气混合着一丝丝血腥味传入漆拉的感觉中。

“没有,出去。”

“真的?”

“出去!”

漆拉加重了语气。

体内魂力更加狂暴。

幽冥还是不为所动。

他站在那里,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却忽略了,眼前人的危险。

幽冥。

唉,漆拉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

幽冥,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是你自己要进来的。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就不能怪我了。

自动送上门来的大餐,哪有不吃的道理呢?

就算这餐可能要付出的代价大了一点,他漆拉也吃定了。

所以,噢,我亲爱的杀戮王爵。

漆拉抬起他低垂的眼眸,望向还一副不知所云的幽冥。

幽冥看来是刚刚从他的温泉那里出来,顺手拿了他挂在一边的黑纱长袍。

曳地柔滑的绸缎随着幽冥的移动而摩擦着他纤细的脚腕和。漆拉的衣服穿在幽冥身上显得有些大了,幽冥随心所欲地再他那纤细的腰上系了根腰带,松松垮垮地耷拉在他的腰肢上,露出一大片被水雾蒸过后有些粉色的肌肤。

随着幽冥大幅度的动作,薄薄的黑纱和丝绸极速地划过底下那像绸缎似的苍白精瘦的躯体,若隐若现地撩动着漆拉不堪拨撩的心弦。

幽冥,你可真是一个妖精啊。

所以即使你要杀了我,也阻止不了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

漆拉定定地看着幽冥,眼眸中的金色更甚,仿佛要溢出来了一般,他喘息粗重,眼眸下是掩盖不住的汹涌的情欲。

但是幽冥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漆拉你干什么呢!”

他似乎有些被惹毛了。

废话,他好不容易找到这儿,一进来,又被漆拉二话不说的攻击,要不是看他这里黄金魂雾浓度高的都快要和黄金湖泊一样了有些奇怪,他早就甩袖走人了。

幽冥摇摇头,抬起手腕微微转了转,按照空气中的魂力波动,那里的确只有漆拉一个人。

幽冥放下了悬起来的心,颇有些怨念地解释道:

“我昨晚去猎杀了一个晚上的魂兽,有些虚脱,不敢回去,怕被我家那两位唠叨死,所以先到你这里来避避风头,想恢复一下魂力再回去,毕竟你这儿安全黄金魂雾浓度也高。”

安全吗?

漆拉想着。

那恐怕不是今天。

幽冥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的说道:“结果我发现你整个宫殿的魂雾都没了,我还想这是出来什么事情了,没想到你宫殿的魂雾都跑到你这里了。不过这也真是够…………………………”

漆拉看着幽冥,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幽冥真是太可爱了。

他都不知道他自己惹下了什么麻烦。

漆拉想,自己一会儿可要比特蕾娅和神音的唠叨难弄多了。

幽冥还在继续吐槽着,漆拉看着他开开合合的薄唇。

引人犯罪。

他想。

有何不可呢?

做错事的人总要受到一些惩罚。

自己可不是这么好招惹的。

漆拉轻轻地笑出声。

他看着幽冥,眨了眨金色浓重的快要溢出的眼眸。

幽冥不明白漆拉为什么笑出声,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然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原本松松垮垮系在他身上的腰带突然自己松了开来,然后被人控制着,仿佛一条灵活的蛇一般,,迅速游走在他的手腕上,随后紧紧一勒,就把他的双手绑在了一起!

幽冥一愣,迅速挣扎起来,他有些意外的开口:“漆拉!你这是干什么?!快给我松开!”

漆拉缓缓从水中起身,不顾湿透的衣服向下滴着水,一步一步地向幽冥走去。

湿透的衣服体现出完美的身躯,健壮而有力,散发出危险的气息,犹如丛林中悄悄逼近猎物的猎豹,优雅但富有压迫感。

漆拉轻轻一挥手,厚重的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响,房里的光线瞬间暗了许多。

幽冥挣扎不开,漆拉给他的感觉又过于危险,他一步步地往后退,直到后背抵上了冰凉的墙面。

漆拉逼近他,他猛地抓起幽冥被绑在一起的双手。

幽冥的手很好看,手指纤长而白皙。

但领教过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双多危险的手,他们拿起武器时的优雅与残忍,仿佛与生俱来。

但此时这双手被绑在黑色的绸缎中,拼命挣扎不开。

漆拉把这双手抓起来,放到嘴边吻了吻,面对着拼命挣扎的幽冥,漆拉笑着说:

“你知道这件衣服的名字吗?”

幽冥不懂,绿色的眸子奇怪的盯着他。

“她叫神后的嫁衣。”

幽冥听到以后,脸色刷的一白。

这下完蛋了,神后的嫁衣不是据说已经绝迹了吗?!

为什么会在漆拉这里?

幽冥停止了挣扎。

他不想白费力气。

这下完蛋了。

幽冥想。

这件衣服可比女神的裙摆厉害多了。

——————至少女神的裙摆他能有机会挣开。

漆拉压住幽冥,按着他的手腕举过头顶,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颇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

“幽冥,我警告过你的。”

“…………”

他滚烫的身躯贴着幽冥,幽冥再傻也知道怎么回事。

他挣扎。

无果。

“你招惹了我。”

“…………”

“就要付出招惹我的代价。”

“…………”

幽冥垂眸,内心极度无语。

鬼知道你是这个情况我才不来呢!

我的天呐,谁来救救我。

幽冥想着,这下真完蛋了。

他还有机会出去不?

要不给神音发个消息?

对啊!

但是漆拉好像看出来幽冥的意图,他轻笑到:“想告诉你的使徒神音?”

幽冥猛地抬头,漆拉眨了眨眼睛,一瞬间魂力暴涨。

幽冥心里一凉。

漆拉压制了他的魂力!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

幽冥抬眼,目光复杂地看向他: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强大?”

“……嗯。”

漆拉失笑,摇摇头,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情来担心别人。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你要干什么?”

漆拉偏偏头,把被压制住魂力的幽冥一把甩到床上,然后欺身而上。

“干什么?”

“干你啊。”

老司机开车……我尝试一下发图😂

幽冥断断续续地说完了这句话,漆拉微微一笑,一个挺身,感受到幽冥的颤抖,说道:

“不能。”

当时的幽冥知道了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心疼幽冥宝宝五秒。
你自己要作死,我根本拉不住你,所以你跪着也要做完啊😏!(摊手)
还有,各位老司机们,不要大意,请尽情地告诉我你们想看什么样的H!
不要重复梗!
具体描述一下,比如受被攻做的受不了了,想逃开结果被攻拽着脚腕拖回来继续做。(义正言辞脸)
各位小天使有喜欢的可以告诉我啊😊!
咳咳,还是注意一点言辞不要过于黄暴。

评论(1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