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3.

3.一个残酷的真相😂

后来,漆拉不顾幽冥的哀求与讨饶,在他低低地哭泣中温柔地吻去他眼角渗出的泪水,听他娇柔低哑的嗓音因为哭泣而变得软柔,看着他的薄唇变得比玫瑰更加鲜红,以及他的火热和颤抖的身躯,还有他如天鹅垂死挣扎时仰起的脖颈和唇齿交缠的无能为力与呻吟呢喃。

一切的一切都让漆拉着迷不已。

妖精。

漆拉再一次狠狠咬伤幽冥已经布满痕迹的脖颈。

听见幽冥飘荡的呻吟和因为吃痛扬起的尾音。

还有那承受到极限的颤抖,但是被漆拉强硬地锁在怀里而无法逃脱濒临崩溃的身躯。

太迷人了。

漆拉想。

他激烈地顶撞着,感受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

他是不打算放过幽冥的。

夜还长着。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幽冥是如何被两个猪(shen)队友坑到(zhu   gong)的。

又名“需要好队友的重要性。”

让我们稍稍倒个带。

其实幽冥给神音发消息的时候,神音是感受到的,但是为什么她木有去找…………

事情是这样的…………

幽冥的宫殿。

神音突然从床上醒来。

她略微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心底的不安感让她稍稍有些担心。

王爵和使徒之间特有的联系让她感觉到此刻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动了动身子,下了床,打算去找幽冥。

在她轻手轻脚穿衣服的时候,床上的另一个人醒了。

特蕾娅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有些刺眼的光线。然后她一手捂住胸前的被子,另一只手支起身子,白玉似的肩膀露在外面,她不以为意地靠在床头,看着神音的动作。

特蕾娅慵懒地开口,声音带着些刚睡醒的迷茫,她问到:

“起这么早?”

神音点点头,声音有些沙哑地回答道:

“……嗯,我去找下幽冥,感觉有些不对劲,不是很放心,他的魂力波动一下子安静了,我怕他会出什么事情。”

听见是幽冥,特蕾娅不以为意地撇撇嘴。

“哎呀,他呀,我还以为你急急忙忙起来是出大事儿了,幽冥能有什么事?”

特蕾娅打了个哈欠,轻轻捂了捂嘴,她眨眨眼,继续说道:

“最近没发什么红讯,我估摸着他肯定是无聊了,自己一个人又跑到深渊回廊去猎杀魂兽了,对了,你昨晚还感受得到他的对吧?”

昨晚?

神音微微有些脸红,她点点头,说道:

“嗯……昨晚……昨晚我还感受得到,挺正常的。”

亲爱的那是因为你昨晚不正常😏。

特蕾娅笑着说:

“那他现在是不是在漆拉家里?我猜?”

神音感受了下,还真被特蕾娅说中了。

不偏不倚,就在漆拉的宫殿里。

“哦~那就对了!”

特蕾娅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道:

“这个啊,发生了好多次了,你习惯就好,前几次你出任务不在,也感受不到。”

看着神音有些疑惑的眼神,特蕾娅突然想逗逗她。

“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她坏笑着说道,看着神音红着脸凑过来,轻轻地一啄,被特蕾娅按住脑袋加深,直到神音呻吟出声,特蕾娅才放过她。

他看着脸上浮起红晕的神音,笑着说道:

“幽冥喜欢猎杀,但是红讯不是天天都有的。最近好久没红讯给他,他估计是憋不住了,让后自己跑到森林里猎杀魂兽。但是他呀,有时候吧,就是收(受😏)不住,常常杀的满身是伤然后因为吸收了过多的魂路和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和魂力就失去知感了。”

“啊?拿他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神音吃了一惊,有些担忧地问道。

特蕾娅弹了下她的脑袋,笑着说:

“小傻瓜,你家王爵哪是那么好欺负的?”

………………呵呵,漆拉笑了一声。

“这个时候他一般都会跑到漆拉那里去,然后漆拉也是个好人啊,至少从这一点上来说是的。”

“为什么?”

特蕾娅感叹的摇摇头:

“他给失去知感的幽冥脱衣服,洗澡,换衣服,再让他恢复会儿魂力,弄得像个乖宝宝了还亲自给我们送回来。也真是难为他了。”

“大概是我告诉过幽冥别拆自己家,又因为漆拉家黄金魂雾浓度高,他恢复起来会快一点,而且漆拉这么好一个人,所以他每次失去知感了都会去漆拉家,我看这样挺安全的,也就随他去了,反正过个几天总会回来的,不缺胳膊不少腿的,急什么。”

“就算缺胳膊少腿了漆拉也会给他弄好的,真的,漆拉可好了。”

特蕾娅一脸正直地说。

神音听了,若有所思。

…………她讲的好有道理哦。

“所以,你不用担心的,幽冥没事儿的啦!”

…………幽冥真的没事儿…………吗?

大概吧。

神音觉着有道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就随他去了。

…………喂!喂!你俩也太随便了吧,就这么吧幽冥扔漆拉那儿啦?!

…………干得好!(鼓掌!)

特蕾娅把坐在床边的神音搂在怀里,说道:

“所以我们继续睡吧,不用管他,放在漆拉那里安全的。到时候要么他自己恢复了以后回来,要么漆拉给他清理干净后回来,总之不用着急。”

亲爱的你知道你家幽冥现在在最“安全”的地方快“死”了不?

不对不对,这么说来着?

哦哦哦,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俩可忒棒了!

我喜欢!(此处是作者纯洁的笑容)

接下去

特蕾娅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再说了他现在如果失去知感,漆拉还能对付的了他,搁这里我可不想把我这儿再拆了重修。”

“所以回来吧,陪我再睡会儿,昨晚折腾的这么晚,你也好好休息。”

看着神音依旧皱着的眉头,特蕾娅说道:

“哎呀!再怎么说咱幽冥还是二度王爵啊!要对你的王爵有信心,懂吗?他也不是小孩了,一个二度王爵能被人欺负到哪里去?”

特蕾娅吻了吻神音低垂的眼角,说道:

“你放心啦,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安啦,我们继续睡觉吧!实在不行,你先好好休息,等你醒了我再陪你一起去找幽冥好吧?”

…………特蕾娅你真的不是漆拉派来的吗?

…………干得漂亮!

神音想着这的确可行,幽冥现在魂力平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毕竟自己也是真的累了,昨晚折腾的挺晚,还是休息吧……

于是,神音在特蕾娅的怀抱中,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却没想到,自家王爵现在正在最“安全”的地方被最“安全”的人欺负的欲哭无泪………………

哈哈哈哈,这,就是残酷的真相啊!(仰天大笑)

所以论猪(shen)队(zhu)友(gong)们的重要性呢😊!

…………………………………………………………
大声告诉我,这是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哈哈哈哈,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啊!

特别喜欢特蕾娅和神音这一对儿,简直神助攻。

幽冥你看,你就安安心心待在漆拉那里吧😄!(小手绢挥挥~)

是不是感觉敲可爱啊😏!

银尘就要出来喽出来喽出来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2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