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5.

OOC注意。

来来来拍手庆祝幽冥宝宝终于要逃出来了!

你们懂的懂的,漆拉一醒来发现幽冥居然逃了!

【大雾】

其实是神助攻的帮助啦!关键时刻不靠谱,但还是有用的!

然后漆拉就满世界的找幽冥啦!因为幽冥…………

然后幽冥因为没衣服穿(都怪漆拉😏)就找到了银尘那里,然后就又要开始搞事情啦!

好的目前先告诉你们这么多😝。

以下正文。








神音最后到底还是不放心,所以几个小时以后特蕾娅陪着神音,决定去看看幽冥。

漆拉宫殿

房内。

欢爱过后的味道浓烈地弥漫在房间内。

幽冥睁开眼睛,墨绿的眼睛充满了疲倦。

他有些迷茫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然后想起了昨天的一夜荒唐。

他从昨天早上被漆拉压制魂力以后压着做到了晚上,漆拉还算是有点良心让他休息了半个时辰,在他累的都快睡着的时候又把他拉起来,逼着他一直做到天都开始亮了。

怒火从他的心底腾升而起,然后他尝试支起身体。

然后他放弃了。

漆拉你个禽兽!我昨晚叫你停下来轻一点慢点来不要了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居然居然居然还压制他魂力!他这样就是个普通人啊!这么对待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更绝望的是漆拉还强迫他吸收他给他的魂力,他晕都不行,只能被迫承受。

漆拉当时还调笑他,说:“你同不同意呢?要是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然后猛地吻住了他,把他的颤抖呻吟和抗议都压了下去。

在幽冥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漆拉放开他,看着他脸红喘息的样子,咬着他的耳垂,笑着说到:“看,你不说话。”

漆拉你咋不上天呢?!你的人性呢?!你的良知呢?!

幽冥稍稍动了动身子,酸痛感从各方面传来,他几乎抬不起手,更别说腰上都是青青紫紫的伤痕,酸软的他动都不想动。

他不知道到最后都发生了些什么,反正到后来他已经是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失神得眼眸都无法聚焦。不过看现在这样子,漆拉是帮自己清理过了。

幽冥冷哼一声。

算他还有点良心。

他感觉一具温热的躯体紧紧地搂着他。他微微有些艰难地动了动手指,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漆拉平稳的呼吸响起在耳后,弄得自己的耳根痒痒的。幽冥转了转头,旁边的蜡烛已经燃尽,房间里一片昏暗。

他回头看向漆拉,绝色的面容此刻安静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毫无防备。

幽冥看着他,眉眼紧皱。





宫殿外。

神音站定,和特蕾娅悄悄地躲到了一棵树上。

门外站着守卫的魂术师,人数竟然比平常多了不少,感觉到像是里面的人都到外面来了,把守着重要的几个门。

特蕾娅翻了个白眼,她斜斜的地靠在树上,双手环臂,问道:“我们来找个幽冥,干嘛弄得和做贼一样。”

神音没有回答,她闭上眼,屏息凝神,感受着自家王爵。



房间里

幽冥的双眸盯着天花板,无奈什么也干不了的他一点儿都不想动。

突然,他的脑海里传来一丝神音微弱而焦急的声音:

“王爵!王爵!你还好吗?你听得见吗?”

幽冥一听是神音,诶呀我去那个激动的呀,差点没蹦起来。

但是腰间的酸痛无法忽视。

他先忍下了想要骂人的冲动,十分简洁明了地和神音说道:

“现在,马上想办法,别惊动任何人,把我带出去。”

“出来再和你解释,别问为什么,我魂力不多了,出去可能有点困难。”

然后心安理得地靠在床头上,问道:

“带了特蕾娅没有?”




外面,树上

神音听到幽冥的声音,皱了皱眉头,特蕾娅一看不对劲,连忙问道:

“怎么了?”

神音看着她,说道:“王爵叫我们现在赶快想办法把他带出去。”

特蕾娅不以为意地说:

“哦,那找……”

神音打断了她,

“他还说不要惊动任何人。”

特蕾娅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们默默交换了一个出事(有料)的眼神。

“他还说了什么?”特蕾娅问道。

“他问我带了你没。”

特蕾娅挑了挑眉。

“看来这次幽冥是有些小麻烦啊。”

特蕾娅改了改靠在树枝上的姿势,在坚硬的枝桠上站起来,望向不远处那座宏伟寂静的宫殿,问道:

“问问你家王爵他现在在哪里。”

然后闭上妖娆的眼眸。

再睁眼时,里面是一片白色的风暴。

“在西北角。”

“漆拉床上。”

两人同时开口道,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天呐我们好像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房内

幽冥艰难地动了动身子,漆拉搂得太紧了。

幽冥嫌弃的撇撇嘴,连睡着了都这么不安分。

他废了好大力气才把拦在他腰间的那只手拿开,然后听见脑海里神音对他说:

“特蕾娅在。她刚刚查看了这个周围,发现这附近的魂力流动方向很奇怪,应该是被人改造过的。”

幽冥皱了皱眉头。

扭曲了魂力?

不过想起漆拉的天赋,也就不奇怪了,

“这应该是漆拉制造的来保护他宫殿的棋子。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我也不知道这些棋子能干什么,会通向哪里,不过漆拉的东西就没一个简单的,你们小心为上。”

幽冥观察起昏暗的四周,希望能找到一个出口。

“对了,你们在哪里?”






树上

“告诉他,我们在他房间的东南角方向,让他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出来。”

特蕾娅一边观察一边说,

“叫他千万别走门,门口有漆拉布置的结界,按幽冥现在的情况,要么出不来,要么把漆拉吵醒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神音点点头,原封不动地把特蕾娅的话转述给幽冥。







房内

“不能走门啊…………”

幽冥思索着。

那就只能走窗了。

他艰难地翻下床,支撑着疲惫的身体,走过去查看。

漆拉的房间里倒是有一扇窗户,古老的长方形加上半圆形。

很符合他的性格,幽冥想。

窗户上的边沿没有结界和棋子,想来外面就是墙壁了,什么也没有,漆拉也想不到有人会走这条路。

幽冥扯开一抹笑容,他可从来不是正常人呢。

幽冥微微用力,推开了窗户。

清新的空气随着阳光一拥而入,驱散了一点房内欢爱的气息和黑暗。

幽冥深深地吸了口气,陶醉地感叹出声。

然后他微微探出一些身子,搜寻着神音和特蕾娅的位置。

谢天谢地这窗户刚好装在漆拉房间的东南角,否则他还要绕一大圈,多麻烦。








树上

“你看那是不是幽冥。”

感知到魂力波动的特蕾娅准确无误地指向幽冥所在的地方。

神音眯着眼睛看过去,只见西北角一个身影在移动。

“是……的吧!”

她又仔细看了看,疑惑到:

“为什么……我没看见幽冥的衣服?”

眼里还聚集着白色风暴的特蕾娅闻言,叹了口气,

“你觉得呢?”







房内

幽冥勘察了下地形,漆拉这儿就没一个好走地方。

幽冥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漆拉不知道怎么还在睡梦中,毫无反应。

明亮的阳光有些洒落到漆拉安静而角色的脸庞上,他面容安详,呼吸清浅,像是一个天使一般。

很奇怪,为什么漆拉还没有反应。

按理说像他们这种人都是很警惕的,绝不会在外人面前这么松懈。

自己都醒了,他可不觉得漆拉昨天比他累,毕竟要不是幽冥真的一副快缓不过来的样子漆拉可不会停下。

脑海里传来神音的声音:

“王爵,特蕾娅说你出来的时候不能碰到那里的墙壁,上面都是漆拉布置的棋子,还有外面有一个结界,我们会在你出来的时候帮你打开,但是不能太久,太久了的话前面的侍卫就会发现了…………”

他是料到自己要走的吗?

幽冥冷哼一声,那他可太小看自己了。

不过……

看见漆拉的样子,幽冥走过去,被压抑下的怒火再一次腾升而且。

杀了他。

这是你最擅长的不是吗?

幽冥走过去,左手凝聚起魂力,向着漆拉的脖子迅速挥去。

突然,幽冥手腕一阵剧痛传来,等他反应过来,鲜血已经从伤口处流出,变成一条细线滴落。

幽冥吃痛,连忙把手收回,鲜血滴滴答答了一路,漆拉的下巴,脖子,锁骨甚至露在外面的肩膀和手臂都沾染上了幽冥的鲜血,鲜血滑落后,就连床单和被子上也是。

漆拉看起来鲜血淋漓的样子,像是受了大伤一般,事实上毫发无损,倒是幽冥捂着手腕在一旁,差点没痛死。

那什么鬼玩意儿?

幽冥仔细看了看。

哦,那根腰带。

神后的嫁衣啊!

幽冥懊恼地摇了摇头。

怎么把那茬给忘了。

看来漆拉还是一个警惕的人。

这根腰带对付现在的自己是差不多了。

有他保护漆拉,怪不得那么放心。

手腕上的伤深可见骨,幽冥连忙用魂力恢复了他。

开玩笑,带着这样一个伤,自己还想出去不?

也许一到半路手都断了。

真是找死,幽冥再一次后悔自己的愚蠢。

不过现在能让他后悔的时间不多了,

皮肉渐渐长出来。

神音感受到幽冥的魂力波动,有些着急,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在脑海中拼命的问他没事儿吧。

幽冥一边感叹自己的使徒还是个好孩子的一边安慰她,得到幽冥没事儿的神音说:

“王爵,你出来的时候向西北角跳跃,记住千万不要碰到任何东西,我能帮你打开那里的结界,特蕾娅确保前面的人不会发现。”

神音渐渐在手里凝聚起魂力,对着幽冥说道,

“王爵,你准备好了吗?”

幽冥一听,也没时间再磨叽,连忙打开窗户然后退出了几步。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皱了皱眉头,全身上下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除了脸上就没有一处完好。

总不能就这么裸奔吧?

幽冥朝四周看了看,神后的嫁衣那是打死他也不要再去碰了。

怎么办?

他的目光落在了窗户旁边的窗帘上。

“就你了。”

幽冥走过去,强忍着不适,一把扯下一旁的窗帘,往身上很随意地裹了裹。

确保它不会掉下来了以后,幽冥对神音说道:

“好了,我出来了。”

树上的神音得到指令,立马把手中早已经凝聚好的魂力猛地砸向结界!

金黄色的碰撞荡漾开涟漪。

结界慢慢显示出一个开口。

“就是现在,快!”神音喝到。

房内的幽冥退到最后,几个助跑向前,然后脚尖猛地一蹬窗户的边沿。完美避开棋子的同时轻盈地跃起,一个翻身向着西北角的漏洞跳去。

“当心。”特蕾娅一边注视着别处一边提醒到。

“嗯”神音点点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幽冥来到结界前,翻身轻巧地越过了结界,在黄金魂雾的称托下,金色的背影灵活得宛若精灵。

不想神音一个不稳,魂力打偏,堪堪要落在幽冥上身上时,幽冥挥手挡住了魂力,自己却差点被身上的窗帘绊倒。

神音见状,惊叫出声:

“王爵当心!”

然后迅速甩出鞭子,拉住了本来还在下落的幽冥。

鞭子猛地一紧。

神音连忙把幽冥拉上来,幽冥在树上站定以后,稍稍安抚了下抓着他的手左看右看心疼的神音,他落下去的时候抓住了鞭子,手却被上面的倒钩划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幽冥握了握手,说了句不要紧的,但还是拦不住神音用魂力给他疗伤。

幽冥享受着魂力的温厚感,微微喘了口气。

总算是出来了。

可把我的腰给疼的。

累死我了。

回去好好休息,到时候再来收拾漆拉。

“快走,有人发现了!”

一直静静注视着远方的特蕾娅突然开口出声。

门口有几个人感受到了不对劲,他们正商量着来这里查看。

幽冥和神音交换了个眼神,废话不多说,叫上特蕾娅两人拎着幽冥撒丫子就跑。




漆拉宫殿

房内

漆拉依旧安静的躺在床上,刚刚的一切都没有让他有什么反应。

仿佛死了一般。

染上鲜血的嫁衣稍稍显得有些诡异。

不可思议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血迹渐渐消失在上面,然后它闪过一道鲜红的光。

然后他从床头开始蔓延,像细密的树枝一样编织,渐渐把漆拉笼罩起来。

黑暗里,繁缕草发出幽蓝的光亮,一丝丝蓝光在漆拉的锁骨上显现,然后开始细细地描绘出一朵精致而繁复的花来。

过程想必是不好受的,漆拉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

随着最后一片花瓣线条的闭合,一阵幽蓝的亮光如水波一般从左到右划过这朵花。

但是他并没有停下。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似的。

鲜血。

鲜血。

漆拉脖子上锁骨上滴满了幽冥因为大意而被神后的嫁衣给割伤而留下来的鲜血。

幽蓝的光闪了闪,然后周围的鲜血竟然渐渐地开始向这朵儿花靠拢。

漆拉感受到不对劲,他在无意识中皱起了眉头。

鲜血渗入到幽蓝色的花当中,与他融为一体,然后消失不见。

一丝丝鲜艳的红光如丝线一般顺着花朵的形状蔓延,沿着脉络布满了整个花朵以后流光溢彩地一闪,然后沉入里面,消失不见。

在血色消退后,幽蓝色的花儿也开始渐渐消退,原本笼罩在漆拉身上的如网一般的保护层也开始从后面渐渐消退收回。

漆拉猛地睁开眼睛,金色浓重的眼眸中划过幽蓝色的光。

他轻轻地抚摸着自己沾染上血迹的头发,眯了眯眼,说道:

“幽冥……你都不知到你干了些什么。”

“我本来想就此放过你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我可不是这么好招惹的。”

“招惹我的后果要比这个严重的多……”

“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了……”

想起幽冥的样子,漆拉感觉喉咙发紧。

真可惜就让他这么给逃了。

漆拉摸了摸脖子,笑得风华绝代,

“可真是个狠心的小东西呢…………”

不过你自己做的死,下次被我抓到了,就是跪着也要给我做完。

远在路上的幽冥突然打了个喷嚏,

“你没事吧?”

特蕾娅微微侧头担忧地看着他,幽冥这一路简直可以说是神志恍惚,要不是她和神音拉着他,他现在都不知道撞死在哪棵树上了。

幽冥摇摇头,说道:

“咳咳……嗯……没事没事。估计有人再说我坏呢。接着赶路吧,我想睡觉了嘛……”

特蕾娅抓住他的手微微用力,看着神音点点头,说道:

“那好,我们提速了啊,前面就快到了……”

然后两人拖起幽冥就往前飞。

“喂!……不是……你俩……当心!”

…………………………………………………………………………
幽冥饱饱的吐槽小王子模式开启

恭喜幽冥宝宝成功(zan shi)逃脱,鼓掌!

哈哈哈哈猜猜幽冥饱饱又做了什么死😏?

不急不急啊,下章银尘就真的出来了!我发誓!

最近真的忙到死,比赛了啊啊啊啊啊啊!

祝我们团队能去争夺冠亚军。

评论(3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