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6.

私设说一下,我很心疼幽冥饱饱,孤独寂寞又随时随地都处在危险中。

所以我让特蕾娅和神音来陪他了!他们三个是家人!
家人!家人!注意!

……………………………………………………………………………………

爱,得之,我幸

不得,我命

就此而已
 
                                             …………………………………题记

特蕾娅和神音好不容易把摇摇晃晃的幽冥搀到床上,细心的特蕾娅解开幽冥身上的窗帘,嘱咐神音把它给烧了,怕有诈。神音点点头,拿到外面处理去了。

在这期间特蕾娅检查了一下幽冥,看见他原本雪白的肌肤上现在没一块完好的地方。她皱了皱眉头,心疼划过她的眼眸。特蕾娅没说什么,轻柔地给他盖上被子,在床边守着他。

神音没过多久也回来了,她们两个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怕吵着幽冥休息,但抵挡不住脑洞太大,于是只好用眼神交流。

神音(好奇):你觉得过去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特蕾娅(茫然):啥?

神音(气愤):为什么王爵会遭受到这样非人的虐待!

特蕾娅(翻了个白眼):啥非人虐待,我看就是被上得太狠没反应过来。

神音(气愤):到底是哪个畜牲敢这么做!我要去杀了他。

特蕾娅(淡定脸):漆拉。

神音(心虚):那个啥……你说王爵也这真是的,这平时没事…………

就在两个人你来我往猜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床上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两人连忙停下猜测,上前去,把幽冥扶起来,神音还在他的背上放了一个枕头让他靠着舒服一点。

幽冥咳的声嘶力竭,心疼得特蕾娅一手轻轻地顺着他的背。

神音抬起手,想要给幽冥输送魂力。

特蕾娅阻挡下了她的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你已经消耗很多了,休息会儿,我来吧。”

然后抓起幽冥的手,汩汩的精纯魂力流入幽冥体内,幽冥摇摇头,想撤回手。

特蕾娅则是更加用力地按住他,笑着说:

“别客气。”

幽冥看着床边这两个人安静而温柔(ba gua)的笑颜,愣住了。

还好,不管怎么样,这两个人总会在我身旁。

幽冥想。

感谢在他孤寂而危险的生命中能有这两个人掏心掏肺的付出与陪伴。

虽然有时候总是搞事情要要他去收拾,有事没事也总是打趣他。

但是。

想起曾经的互相扶持和命悬一线。

想起曾经的千钧一发和帮对方挡过的伤害。

不管多难的路,他们都陪自己走到了今天。

不离,不弃。

相护,相依。

幽冥愣愣地看着她,特蕾娅依旧笑着,看见他那样,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安心似的摁了摁他的手。

特蕾娅的动作和曾经脑海里的语句相重叠。

当年也是这样,面对被黑化格兰仕魂力大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特蕾娅,着急赶到的幽冥也是这么扶起血迹斑斑的她,然后握住特蕾娅的手,把自己精纯的魂力输送给她,笑着说:

“别客气。”

幽冥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

他开口道,声音略微沙哑,

“谢谢你们…………”

特蕾娅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不以为意的说:

“有什么好谢的?你先吸收着我的魂力缓一缓,多是不多,但是能让你好受一些…………”

幽冥点点头,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幽冥示意差不多了,特蕾娅却执意要再给他一些。

幽冥稍稍动了动身子,感受到身上的虚弱和疲惫感在休息一场和特蕾娅给他输送过魂力以后消散了很多。他感激的看了特蕾娅一眼,没想到特蕾娅眉头紧皱,放在幽冥身上的手依旧不肯撤下。

幽冥奇怪的看着她,问道:

“怎么了吗?”

“没什么,你先说说发生了什么吧。”

幽冥微微有点尴尬的咳嗽一声,看着自家使徒和特蕾娅亮晶晶的可以吃人的眼睛,有些无奈地说道:

“额……差不多就是……那个……哎呀反正我被漆拉绑了好像他还磕药了就把的我给上了。”

说完幽冥还愤愤不平地加了一句:

“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趁人之危,我当时魂力消耗巨大,打不过他,他居然压制我的魂力!你明白吗?!他居然压制我的魂力!亏我还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漆拉居然有神后的嫁衣!而且我感觉他的魂力不知道为什么厉害了许多,或者其实他本来就很厉害……”

特蕾娅和神音交换了个眼神。

强制play啊。

幽冥一看就觉得没什么好事不由得着急地叫道:

“喂喂喂!你俩收敛一点好不!看看你们那什么眼神?!”

深怕他看不见似的。

啊,我的眼睛。

幽冥捂住脸为自己悲哀了一下。

“感觉怎么样?”特蕾娅问

“我这辈子都不想在看见他了!”幽冥激动地回答。

然后他以一种见鬼的眼神看着特蕾娅。

“………………天呐特蕾娅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天呐……你都经历了些什么…………”

特蕾娅咳嗽了一下,把注意力转了回来,问道:

“神后的嫁衣?漆拉怎么会有这个?”

好在幽冥没有太过纠结,摇摇头,说道:

“我不知道,但那只是一根腰带,我也说不准漆拉是只有腰带还是全部都有。不过漆拉其实一直都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你没发现我们对他所知甚少吗?”

特蕾娅点点头,说道:

“没错,漆拉作为曾经的一度王爵,其实力自然是深不可测的。后来你和吉尔伽美什来了以后他就退居三位了。但是这是白银祭祀排出来的顺序。我看是因为你是喜好猎杀,实力又足够强大,而漆拉这么个不动声色淡泊的人白银祭祀不好使唤,所以干脆就让你当杀戮王爵了。”

幽冥(幽怨):…………你这么打击我真的好嘛?

特蕾娅接着说:“其实我们这一代的王爵中,排位并不带表正真的实力。不过漆拉是真麻烦,如果我是白银祭祀我也让你当杀戮王爵。”

幽冥(亮晶晶):“是不是因为我年轻貌美又实力强大?”

特蕾娅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想多了,论脸漆拉是奥丁大陆上最美貌的。”

幽冥:……饱饱生气了,宝宝要有小脾气了!

神音在一旁没憋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被幽冥的眼刀杀了会去,忍得满脸通红。

特蕾娅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我记得当时我给他传红讯的时候才没有像给你红讯一样这么乖。他推三阻四的不想干,整天躲在家里做棋子。他家你也看到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他设下的棋子,和迷宫一样,进去也要花好大一番力气的。我和白银祭祀都被烦死了,干脆还是让你当个二度王爵方便,所以就这样了。”

幽冥(呆滞):进他家很难吗?很难吗?那我以前是怎么进去的………………还有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特蕾娅感受到幽冥的呆毛已经垂下来了,连忙安慰他说:

“没关系的啦,你还是很厉害啊,谁知道漆拉是不是唬人呢?”

呆毛还是垂下去。

“好吧好吧我们家幽冥最帅气了对不对?”

特蕾娅连忙给神音甩了个眼神,

接受到消息的神音连忙附和:

“对对对,王爵是我见过最帅的王爵了!”

“…………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

神音狠狠点头,生怕他不相信似的。

干得好。

特蕾娅给神音点了个赞。

幽冥的呆毛又重新竖了起来。

特蕾娅笑着给他履了履。

然后她的眼神落到幽冥露出来的肩膀上,猛然一变。

特蕾娅一把掀起盖在幽冥身上的被子,吓得幽冥没反应过来,赶紧去抢。

“哎!特蕾娅你干什么呢?!你掀我被子干什么?!大姐,你想看我的身材也不是这个时候啊,神音还在着呢…………”

幽冥在一旁叨叨唠唠,特蕾娅理都没有理他,一把把被子扔到了神音手上。

“闭嘴,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

特蕾娅一个眼刀甩过去,直接把幽冥噎地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瞪眼。

神音接住被子,看见幽冥身上,也脸色一变。有点紧张地看着特蕾娅。

深紫色红色的痕迹斑驳交错了幽冥的整个身躯,他身上就没一块好的地方。

这不是最奇怪的,奇怪的是,之前特蕾娅给幽冥输送的魂力,按照王爵的恢复能力现在应该是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啊。

“怎么回事?”特蕾娅皱着眉头问。

难道幽冥中毒了?

“什么怎么回事?”幽冥整个人都依旧处于一种毫不知情的状态。

“你看看你自己……按理说我之前给你输送魂力以后这些痕迹应该是要消失的。”

幽冥闻言低头打量着自己。

特蕾娅继续说:

“我刚开始以为是神音给你的魂力不够…………没想到我再给你这么多魂力以后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幽冥嘀嘀咕咕:“…………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来你就掀我被子的……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

特蕾娅有些无奈,问道:

“你有没有感觉人不舒服之类的?”

幽冥摇摇头,

“没有啊,原来有点累的,休息过后再加上你给我输了这么多魂力,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然后幽冥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但是我渴…………”

一旁的神音连忙递上准备好的水。

特蕾娅翻了个白眼:“过去两天还没喝够啊?”

幽冥气结:“你…………”

神音出来当和事佬,“好啦好啦别吵了,特蕾娅你快看看王爵到底这么了?我看着也太吓人了些……”

特蕾娅点点头,说道:

“你先让一让,我用个天赋。”

幽冥:“…………啥毛病严重到要用你天赋?”

特蕾娅没理他,对神音歪了歪脑袋。

神音点点头,闪身到一旁。

特蕾娅闭上双眸,再睁开时里面是一片白色风暴。

特蕾娅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才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然恢复了正常。

她略微有些迟疑地说道:

“这……这…………”

“这怎么了?”神音着急地问。

“幽冥没中毒,体内魂力除了有些虚弱意外没什么事。”

幽冥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点头,说道:

“是嘛是嘛,是你们想多了…………”

特蕾娅看了他一眼,接着说:

“但这痕迹没十天半个月是消不下去的了,而且过两天我看只会越来越深。”

幽冥惊讶地嘴里吃的东西都停下来了,问道:

“为什么?”

特蕾娅翻了个白眼,说道:

“这你就要怪漆拉了。他和你上床的时候弄的这些痕迹他都注入了魂力在上面。也就是说,你就只有等这些痕迹慢慢自己消下去,除此以外你没有任何的办法。我们也帮不了你,给你注入再多的魂力也没用。”

神音先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幽冥一脸震惊地看着特蕾娅。

“你的意思是说,接下来的半个月我都要顶着这一身吻痕咬痕过日子了?!”

特蕾娅笑着点点头,

“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点办法也没有。”

“漆拉你这个混蛋!”

幽冥咬牙切齿,特蕾娅拍了拍他,说:

“你与其有空在这里说他,还不如想想接下来半个月你该怎么穿衣服。”

幽冥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难道你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亚斯蓝的二度王爵和三度王爵滚床单了?”

幽冥连忙摇头。

开玩笑,知道了哪还得了。

白银祭祀肯定要找自己谈话的。

他的形象啊!

要这样他还怎么执行红讯啊!

虽然最近是没这个力气。

“那这和我的衣服有什么关系?”

神经大条的幽冥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特蕾娅不忍去看幽冥车祸现场的智商,只是让神音去拿一套幽冥的衣服。

好心的神音特地往凉快了挑。

拿到衣服后,特蕾娅递给幽冥,说道:

“换上。”

幽冥不是很明白特蕾娅为什么叫他这么做,不过还是乖乖穿上了衣服。

特蕾娅给他变出一面等身镜,拉着幽冥站到镜子前。

“自己看。”

镜子中的人一脸茫然,但是比这个更加抢眼的是布料甚少的衣服没有包裹露出来的地方,脖子和手臂,甚至是一侧的腰际,都密密麻麻满是痕迹。

只要没眼瞎就可以看出来发生了什么。

说没事自己都不相信。

幽冥愣了半晌。

特蕾娅收起镜子,对他说:

“现在明白了不?”

“………………嗯。”

“那怎么办?再过几天白银祭祀就要开会召见集体的使徒和王爵了,王爵你这样根本瞒不住事儿啊!”

神音有些着急地说道。

“要不找裁缝?”

幽冥提议。

“裁缝不用量尺寸的?你想做完衣服就把人给杀了?”

特蕾娅推了一下幽冥的脑袋。

“…………这我擅长。”

“滚,就算是你可以事后杀人灭口,才几天时间,你也得看人家裁缝做不做得出来啊衣服。”

…………好有道理哦。

“那怎么办?”幽冥一脸绝望。

“……总不能让白银祭祀看到吧!”

幽冥趴在一旁,自暴自弃。

“大不了我不去了。”

特蕾娅摇摇头,

“不行,你这一不去,肯定会引起白银祭祀的疑心,到时候他们要是调查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那你说怎么办?”

“我倒是有个主意。”神音突然插话。

幽冥和特蕾娅同时转头看向他,神音继续说:

“…………买不到,我们可以借啊!”

“借?向谁借?”特蕾娅摸了摸下巴,这倒是个可行的方法。

神音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那自然是要找我们所有王爵里面包得最严实的啦!”

半个小时后

银尘宫殿

特蕾娅一边笑着和幽冥打招呼一边扯过裹着床单还嘟嘟囔囔的幽冥。

银尘依旧是表情淡漠地样子,礼貌而疏离地请他们就坐。

银尘看了幽冥一眼,说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各位今天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特蕾娅冲着银尘颔首,

“我们今天还的确是来找你帮个忙的。”

银尘挑挑眉,

“比如…………”

特蕾娅一把拎过幽冥,

“比如这个家伙。”

然后在幽冥持续的翻白眼中特蕾娅择轻就重地把事情发大概经过和银尘说了一遍。

当然看着特蕾娅眼睛发亮滔滔不绝的讲话和在幽冥看来银尘看他愈发奇怪的眼神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了。

唉,幽冥45度角悲伤地仰望天空。

怎么办哟。

他好想走啊。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再过几天白银祭祀就要开会了,为了不让幽冥这样子被发现,做衣服又来不及,所以只能把他带过来找你借借衣服。”

特蕾娅笑眯眯地话风一转,

“…………你……总不想幽冥被发现吧?”

银尘眼眸深邃,看着幽冥危险地眯了眯眼。

幽冥打了个冷战,他揉揉鼻子地说道:“你帮不帮?不帮我们走了啊…………”

银尘一言不发,上前去一把扯掉幽冥裹在身上的被单,只露出一点的脖子与肩膀,上面都是斑驳的痕迹,并且颜色很深,像是抽象画家色彩艳丽的画布。

银尘手上用力,继续把幽冥包得严严实实地,转身走进了房间里。

特蕾娅翻了个白银,这人占有欲也太强了。

他们一帮人也不站着,直接在那里找了个位子做了下来。

等到幽冥几乎都有些不耐烦了,银尘终于拿着一叠衣服出来了。

特蕾娅推了一把幽冥,站起来走过去,拿起衣服打量了一下,点点头,说道:“这衣服倒是不错,看不出来啊银尘,我怎么感觉这上等的冰蚕丝做的你这里是一抓一大把呢?”

银尘一边把衣服摊开来,一边淡漠地说:“这些衣服是我以前的,没穿过几次。那个时候长身体蹿地太快了,这衣服也就被换掉了。后来一直没去用它过,没想到今天能拿出来让他见见光。”

特蕾娅拿起一件衣服抖落抖落,的确是干干净净的衣服,一点灰尘都不见得。柔滑的冰蚕丝细腻而富有韧性,摸在手上像是云雾一般舒适。银尘拿出来一件银色的衣服,对襟收领子,上面绣着冰蓝色的花纹,仔仔细细地从边缘向内收拢来,仿佛掉落下来的蓝色宝石,向上汇拢的衣服隐匿在外面的另一层衣服中,层出不穷,神秘无比,银色和冰蓝色的搭配则衬得这像是天使的羽衣,贵气非凡。

当然幽冥是一点看他的心思都没有看他好不好看,这么复杂的衣服他怎么穿啊!

好在幽冥不用太过于自己担心这个问题。

两个人拿着衣服在幽冥身上比划了半天,被当做人形衣架的幽冥一边被摆弄一边想“天呐这衣服这么麻烦银尘居然每天都要穿…………”

好不容易弄完了,两个人把昏昏欲睡的幽冥转过来一看,呼吸都轻轻地一滞。

美人垂首,待承君恩。

幽冥平时穿得特别简单,一块黑布从头上套下来露个腰,再一条黑裤子黑鞋子就完事儿了。

即使特蕾娅和他说过很多次你不要浪费你自己的好身材和脸,但是幽冥打着哈哈就过去了。说我一个杀戮王爵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一出去就是要出人命了。好看的衣服给他穿了多可惜啊,还不如就这样穿着破了脏了也不心疼。

所以幽冥就一直没有穿过什么比较复杂的衣服,特蕾娅一直可惜着,今天终于能看见幽冥穿一次别的衣服了,特蕾娅不禁感叹自己的眼光果然从来就没有错过一点儿。

黑色的头发滑落过银白色的衣服,衬得幽冥的脸庞仿佛吹弹可破。对襟的衣领收拢到胸口,露出的部分痕迹斑驳引人遐想。流水一般的腰部简洁明了,勾勒出幽冥纤细而有力的腰身,到下面长长的下摆一直垂落到幽冥的小腿处绽放开来,如花瓣一般。手臂包裹得严严实实,精致的花纹顺着手臂一直来到手腕处扣住,形成一个花环。裤子则是顺着幽冥纤长的腿隐入银白色的鞋子中,勾勒出修长的双腿,干净利落。

看见特蕾娅和银尘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幽冥动了动身子,说道:

“怎么样,不好看?”

他又动了动,微微有些嫌弃地说:

“我觉得也是,你看看这衣服绕来绕去的多不方便。”

“没有。”

银尘突然开口说话。

“什么?”

幽冥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很好看。”

银尘走过去,从背后环住幽冥,轻轻地整理起他的衣领。

看到那些深色的痕迹,银尘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

幽冥倒是没什么感觉,一边默默吐槽这家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居然有这么高!还有银尘哪来的这么多虽然好复杂但是看起来好好看的衣服?

两个人心思不同,就都没有动,维持着这个亲密无间的姿势站在那里。

特蕾娅抚额,表示,幽冥这个人真是走到哪撩到哪,重点是你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他自己其实不明白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真的是活该遭报应。

特蕾娅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拯救一下这个二不愣蹬的娃子。

虽然看银尘那样子就知道幽冥其实要完蛋蛋了。

特蕾娅咳嗽一声,

两个人回头看他,银尘依然环抱着幽冥。

特蕾娅把幽冥从银尘怀里拉出来看了看,让他转了一圈,收货了来自幽冥的一个白眼以后,欣慰地点点头,说:

“不错,包的倒是挺严实,很好看。”

但是特蕾娅皱了皱眉头,说:

“可是这领子有点开啊………………能拿什么东西再遮着不?”

银尘想了一会儿,走近屋子。

再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根宝石项链。

血红色的项链被雕刻成各种盛放的花朵从中间开始向外延伸,大概像是月牙形,连着长长的绳链,上面有着零星的红宝石雕花。

银尘把他们轻柔地挂在银尘的脖子上,迟疑了许久,长到幽冥都快要不耐烦了银尘才慢悠悠地把它们一圈一圈地交替缠绕上去。血红色的花朵随行而富有艺术感地绽开在幽冥雪白的脖颈上,像是妖娆的玫瑰花开在了雪地上。

当银尘颤抖着手缠完最后一圈的时候,他惊讶地看着安然无事的幽冥摇头。

血红色的花朵盖住了幽冥身上除了脸意外唯一露出来的肌肤。

不可能。

不可能。

他安然无恙。

被人注视的目光不舒服,使得幽冥颇有些疑惑地看着银尘,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幽冥摸摸脖子,冰凉而柔滑的触感。

“怎么了吗?”

挺好的啊,幽冥想。

“我怎么感觉你们把我当女的使了?”

幽冥微微有些无奈地说道。

特蕾娅及时打破了他们之间尴尬场面。

“…………别开玩笑了,哪个女的像你这样好看。”特蕾娅点点头,觉得这个宝石配的是点睛之笔。

“现在给我看看…………嗯,什么都看不出来了。到时候白银祭祀开会那天我们就这么穿好吧。”

银尘对着特蕾娅点点头。

“那行,这衣服我们先拿回去了。到时候用完再还你啊。”

然后她在银尘诡异的目光下拉着摸着脖子上宝石一脸懵逼的幽冥和神音一起飞速从窗口逃走了。

银尘看着远去的背影。

那条项链。

“好。”

………………………………
啊啊啊啊啊北京热死~
祝我们明天赢比赛~
都赢都赢哦!
祝我亲爱的对有Gary同学生日快乐!(其实你的声音真的很像女孩纸)

哈哈哈哈小天使们想想项链干什么用的呐?
说一句这篇文走剧情流,车之类的必要的时候会有的。
下一章白银祭祀开会,漆拉和银尘就要遇到了呢!
猜猜谁会赢呢?

评论(3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