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9.


QQC 注意     

万一崩人设了注意

我嫌剧情好慢啊…………

毕竟我还有一个正经的幽冥饱饱没放上来😳

天束幽花的身份是公主注意。

……………………………………………………………………

“见鬼的。”

幽冥嘟囔了一句,几乎要瘫在椅子上。

“你们就不能想出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法吗?”

他缓缓扫视了一圈眼睛都飘向四处,明明很想笑又憋的很辛苦的人的人。

“……哪怕听起来靠谱一点也可以啊!”

沉默。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幽冥绝望地想。

这大概是没办法好好过日子了。

让我们稍稍倒个带。

半个时辰前

白银祭祀的会议结束后,各位都相对来说比较沉默地走了出去。

好消息是幽冥终于清醒了,一路上还能自己绕来绕去想明白事情的经过。

走在最前头的漆拉把他们带往了自己的宫殿里的会议室。

一进去,在特蕾娅抬手布置了一个结界,

“以防万一。白银祭祀无处不在。”

她笑眯眯地开口说道。

漆拉在前面站定。

他转过身来,请各位就坐以后开口:

“时间紧迫,我知道这件事情的信息量很大。但是嘉得莉亚并没有说谎。”

他轻轻挑了挑眉。

“我以亚斯兰三度王爵的身份向你们保证这个事情的真实性。当然还要加上银尘,他和我是最先知道这个事情。”

天束幽花握紧了拳头,但是也许是漆拉平时的靠谱,最终她选择相信了漆拉,没有拿出自己的武器。

银尘站在一旁,表情比平时多了一抹严肃:

“我和漆拉都可以保证这件事的真实性。这已经不是闹着玩的小事了,我们接下来包括这次的行动牵扯到整个奥丁大陆的生死存亡。随时都有没命的风险。如果想要退出的,现在说,到时候就没有机会了。”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动作。

好不容易理清楚状况的幽冥饱饱终于上线了(详情请见第八章白银祭祀到底讲了些什么。)

幽冥扬起一抹笑容,放肆张扬:

“这么说,我们现在是在统一战线上的喽!”

他抿了抿嘴,又微微有些惋惜,

“可惜了……我还想接你们的红讯的呢……”

众人:………………好想打他但是不行

“但是……” 幽冥话风一转,微微眯了眯眼。

“如果想要打架的,或者欠揍的,我可不介意奉陪一下。”

他看了一眼漆拉,眼底尽是调笑。

漆拉接收到幽冥的目光,绝美的脸上轻柔地笑了起来。

他垂下眸子,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

幽冥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再看他。

漆拉其实是想说——

那张嘴真是太…………

而且他更想和幽冥在床上打架。

不知道漆拉为什么笑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要节操不保的幽冥饱饱依然很正经地坐在那里。

补了一觉的他看起来精神头不错。 接下来漆拉和银尘开始具体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这里其实可以讲好多,但是作为一个节操贞操满地跑的我迫不及待地要看幽冥饱饱!所以让我们先跳过!至于鬼山兄妹救嘉得莉亚的桥段参照一下电影里的苍白少年那一段😂)

“所以,你们都明白了没有?”

“噢~” 特蕾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们的意思是,火源的费里艾尔出了问题,我们去解决问题的同时要救人还要杀了白银祭祀?”

漆拉挑挑眉,

“差不多就是这样。”

唉,事到如今,走就走吧。

众人之间的气氛都很凝重。

当然这种时候永远不缺脑子少根筋的。

“哇哦!那我们是不是要去拯救天下苍生了!”

银尘微微翻了个白眼。

“……没错,如果成功的话。”

“那我们是不是盖世英雄?!”

银尘吸了一口气,忍住打死麒零的冲动。

“……差不多,如果我们还有命的话。”

“那我们……”

银尘直接一个冰封封住了还要喋喋不休的麒零。

清静多了。

不过因为这个插曲,气氛倒是缓和不少。

漆拉绝美的脸上带有微微的笑意。

“你有命去,也得要有命回来才行。这次的任务绝对没有你们想象的这么简单。”

“说说计划。” 鬼山莲泉望向漆拉。

“大家都在,也能出出主意。”

天束幽花点点头,开口道:“半个月后就是火源费里艾尔帝王的生辰。”

她双手搭在桌子上,说道:

“我先给你们讲讲火源费里艾尔帝王亚修斯的故事吧。”

刚开始她微微有些不屑地侧侧头,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嘲讽,

“亚修斯的父亲是一个满脑肥肠,胸无点墨,荒淫无度的家伙。天知道他是怎么当上皇帝的,不过他有一个好宰相。宰相年轻时风度翩翩,城府很深,才华横溢,一心为国。他在先皇在世时把费里艾尔打理地井井有条,太平盛世,才给了那个猪脑子的先皇享乐的机会。”

天束幽花顿了顿表达了对宰相的赞赏,看见他们一脸好奇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

“后来,他辅佐了新皇上位。这新皇名声不怎么好听,据说是杀兄弑父逼宫上的位。不过就按照他父亲那样也是活该。他身世可怜,母亲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妓女,被他父亲在一次强迫后怀了他。费劲千辛万苦才把他生下来,把他拉扯到五六岁的时候,再一次疾病中撒手人寰了,留下了一个只有五六岁的亚修斯。”

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冻能说话的麒零:

“哇塞……这……听起来比我还可怜啊……”

天束幽花点点头:

“他从小受尽折磨,遭人辱骂和虐待,但为了活下去,他都忍了下来。后来据说机缘巧合被他的父亲找了回去,然后就深受器重。不过他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过为他母亲报仇这件事,但是几乎没有人看出来。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你想想一个人要有多大的忍耐力才会这样一步步地策划,报仇,可见新皇城府极深。”

说起新皇,天束幽花显然还是尊敬他的,不过在将他的身世时,带上了一丝怜悯。

“然后呢?”

“然后他成功了呀,在宰相的帮助下。”

天束幽花接着说:

“他是一个很好的帝王,睿智而威严,深受百姓爱戴。但是有这样的童年经历的人,恐怕事实上不是那么好的。心狠手辣是肯定的,你们这次去一定要小心。我父亲曾经见过他一面,告诉我这个皇帝是有能力的人。但这个能力之中包含多少东西,我就不知道了。看我父亲当时的脸色,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天束幽花眨眨眼:

“他很敬重那个宰相,没有什么明争暗斗的戏码。”

然后她想了想,补充了句:

“额……据说是个帅哥。我还没见过他,这次去了刚好可以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说完这句话后,她感受到空气中莫名一冷,刀子一样的感觉划过她的脊背。

鬼山莲泉不知道为什么笑了出来,幽冥什么都不懂,和麒零一起一脸好奇的样子,特蕾娅和神音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束幽花:…………嘛嘛怎么办我好怕怕我想回家!

幽冥突然插了一句话,

“那我们人员怎么分配?总不能全部一起去吧!”

漆拉点点头,看向幽冥时消除了声音中的冷意,说道:

“我们明着去的只能有三个。”

天束幽花指出一点:

“我作为亚斯兰的公主,肯定是要去的。漆拉这么多年一直和一个外交官一样和这些国家的人打交道,都被混了个脸熟,一下就会被认出来,所以他也是要去的。”

漆拉挑挑眉:

“那么还有谁?”

天束幽花想了想,

“神音算不算?我记得你有几次出的任务也是这样,跟着出这样的宴会,趁机杀人然后回来全身而退。要不这次还是你来吧,一来你比较容易被认出来,藏不住,二来你熟悉套路,三来你和你王爵之间能够有个联系,怎么样?”

神音想想她说的挺有道理,自己的确比较熟悉这种事情,点点头,答应了。

“我们兄妹俩还是给你们打掩护吧,到时候我们会在城外接应你们,好吗?”

鬼山缝魂略微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

银尘点点头,表示赞同,

“可以。”

幽冥听着这一堆人的计划,感觉自己掉到了一堆老狐狸中间。

为什么感觉你们做起这种事情来熟门熟路的啊喂!

他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似乎玩的很开心,

“那剩下的人怎么和你们汇合?混进去?或者把侍卫都杀了?”

幽冥觉得这个方法很可行,点点头

“这个我擅长。”

众人:………………还是好想打他但还是不行。

特蕾娅摇摇头,反对道:

“不行,你这样太打草惊蛇了,白银祭祀无处不在。何况你这样大动干戈,简直就是摆明了说我要来杀你,肯定解决不了问题。”

她翻了个白眼,

“别忘了,我们除了要杀白银祭祀,还要查出来火源到底出来什么事然后解决它才行。如果有人死了,肯定会引起他们的警戒心,到时候就更难办了。”

幽冥撇撇嘴,

“这么麻烦。那怎么办?”

在他眼里不能直接以杀人来做的任务都叫麻烦。

特蕾娅叹了口气,已经放弃纠正他的想法了。

怪不得他当了二度杀戮王爵,你要是给他个别的位置,估计他都不会好好去做。

特蕾娅想了想问:

“我们在火源的费里艾尔有没有什么隐藏的资产或者势力吗?”

“有。”

漆拉认真的点点头,

“我有一处藏得很深的资产。主要是来打探消息用的。”

众人:………………就知道这家伙有办法!

天束幽花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

“我爹还在呢你就这样?怪不得他说你深不可测,手都伸到那里去了!”

“方便打探一些事情而已,毕竟暗着来总比明着来方便,而且更加可靠。”

漆拉不以为意地说,

“你爹就算是知道了也没说什么,毕竟这对亚斯兰也大有好处。”

天束幽花:“………………你!”

“等等等等,你们能不能一会儿再吵,三度王爵,你能不能说那个资产是什么?”

麒零忍不住先开口,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

漆拉淡淡地开口道:

“楼外楼。”

众人:………………!!!

“………………什么?!”

“你你你你你,王爵,我没听错吧!漆拉王爵说楼外楼是他的资产!”

麒零直接从椅子上被再一次目瞪口呆的鬼山兄妹踹下去,众人一副见鬼了的样子看着漆拉,除了银尘和幽冥。

银尘表示你如果喜欢的话我也有。

幽冥表示楼外楼是什么东西谁来给他解释一下。

他悄咪咪拉了拉银尘的袖子,银尘回头看他,柔声问道:

“怎么了?”

低沉的嗓音冷清而淡漠,幽冥笑了笑,

“我发现你的声音很好听…………这不是重点…………嗯…………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下楼外楼是什么?”

银尘听见,一直冷若冰霜的脸上绽开出笑意,柔和了锋利的棱角,任由幽冥把他拉过去。为了方便说话,两个人挨得极近,幽冥单纯的不自知,倒是觉得银尘的声音很好听。

漆拉绝美的面庞染上冰霜,微眯的眼睛和规律敲打的手指都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桌下的手紧握了起来,最终还是松开了。

不急在这一时。

银尘在幽冥的耳边开口道:

“楼外楼是费里艾尔最有名的风月场所。”

幽冥听见眨了眨眼,好奇的问:

“风月场所?我猜是不是被漆拉用来打听情报的?”

银尘点点头,

“差不多,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作用。”

幽冥恍然大悟:“噢~这样啊,谢谢,我知道了。”

然后回过头来,继续端端正正坐好,银尘看着手,微微有些可惜。

差一点就碰到了。

不过没关系,还有机会的。

然后收回手,继续淡定的听着。

特蕾娅和神音一起看了看幽冥,又对对方点了点头,特蕾娅笑着开口:

“我想……我有一个好主意。”

漆拉微微颔首,

“洗耳恭听。”

“我们这次去,是不是要掩人耳目?”

“没错。”

“那谁规定,掩人耳目就一定要偷偷摸摸地?”

“你的意思是…………”

“对,我们这次去,不但不要悄无声息,我们要怎么高调怎么来,人尽皆知……”

漆拉勾勾鲜红的薄唇,说出了特蕾娅没说完的后半句话:

“就是不为人知。”

特蕾娅满意地点点头。

“聪明。”

看见众人有些茫然,特蕾娅解释道:

“这次我们去,不必像往常那样藏来藏去。”

“那怎么办?”

“利用楼外楼的优势。这次亚修斯庆生,各国为了表达诚意肯定很重视,所以去的人会有很多。”

漆拉点头,

“而能进楼外楼的,也都不是等闲之辈。你们可以先想办法引起亚修斯的注意,到时候他自然而然会请你们过去。”

特蕾娅朝幽冥慢慢走过去,

“没错,就是这个办法。不过首先说好,我要当老鸨。”

“什么?”

神音有点莫名地看着特蕾娅,然后看她走过去的方向,瞬间了然。

默默心疼自家王爵三秒。

…………五秒也成。

“我有个办法,让两个人当做天下富豪,一个人混到楼外楼里面当个头牌,然后……”

特蕾娅妖娆地笑着,青楼花妈妈的样子说来就来:

“哎呦,有哪位公子哥看上我家的头牌了?咱这儿的头牌可挑剔的很。”

“…………不错。”

银尘抢先开口:

“我和麒零当第一个,麒零当我跟班,嗯?”

看见自家王爵看过来,一副“你敢不答应就劈了你”的表情麒零立马点头:

“可以可以可以,王爵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好哒,既然我们都达成了共识,那最后一个最重要的角色…………”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幽冥。

幽冥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特蕾娅已经走到他身边,手搭上他的肩膀,幽冥一个机灵。

“………………我的头牌——就是幽冥啦!”

幽冥这时候才感觉到被坑了,他瞪大眼睛,一脸惊讶:

“喂!等一下!凭什么!为什么我要去当……当头牌?!你们………………不行,我不同意!”

特蕾娅按住激动的要跳起来的幽冥,语气严肃。

“停!听我说,首先,你的身份最安全。”

“为什么?!”

特蕾娅翻了个白眼。

“银尘和麒零去过费里艾尔好几次,虽然别人不知道他们是王爵和使徒,但是也会被认出来。但这样的话他们伪装成深藏不露的富豪其实更加符合情理不是吗?云游四海,家财万贯 。你再看看你自己,没红讯的时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谁见过你啊?都只是听说过你的名声,所以你要是扮起来更安全。”

“那…………”

“其次,我们可以互相有个照应,你对费里艾尔人生地不熟的,我怕你被拐走了。”

“可…………”

“再说你要是真不高兴,就狠狠地宰那些个蠢货一把,反正能进楼外楼的钱肯定多!”

“我………………”

“哎呀,幽冥…………”

特蕾娅故作惊讶脸,

“你这么推脱,不会是怕你自己的魅力…………不够吧…………”

幽冥咬咬牙,

开玩笑,他怎么会怂?

“去就去,谁怕谁!不就一个青楼吗?我还能怕了不成?!”

“好,就这么说定了!”

看着特蕾娅和漆拉笑得一脸得逞,幽冥饱饱突然后悔了。

感觉好委屈。

………………我好像被骗了…………

………………他们欺负人!

………………好想打架肿么破!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幽冥到底是幽冥,他随即很快反应过来。

呵,当他幽冥好惹是吧?

谁说他怂了的?

他眯眯眼,浑身气势陡然一变。

怀疑他的魅力?

他证明给你们看。

幽冥站起来,众人都有些紧张,怕他突然大打出手之类的。

毕竟这是有可能的。

特蕾娅叫了他一声:

“…………幽冥。”

“…………嗯?”

然后就没有再理她,他站起来,走向另一边坐在位子上的漆拉。

漆拉坐桌子另一头的位子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向他走过来的幽冥,银色的下摆像波浪一般在他的脚边涌动。

他又开始有规律地敲打起桌子,微微眯着眼睛,金色的瞳孔染上笑意。

他的小妖精生气了?

要干什么?

没关系,随便干什么都可以。

他不介意和他到床上好好聊聊天。

彻夜长谈的那种。

幽冥走到漆拉面前,漆拉看着他,四目相对,幽冥看见金色的眼眸里有好奇和笑意。

哼,不是小看他吗?

幽冥笑得娇娇娆娆,他伸手推了一下漆拉的肩膀把他推到椅背上,在漆拉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然后一侧身,就这么坐进了漆拉怀里。

纤细白皙的手指慢慢地抚过漆拉的侧脸,划过修长的脖颈,然后再锁骨处流连。

漆拉金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紧看着近在咫尺的幽冥。

幽冥颇有些得意地笑着。

他可以感受到漆拉躯体突然的僵硬,并为这个小报复的成功而感到开心。

叫你设计我。

当幽冥还沉浸在他以为的胜利的喜悦中时,完全忽略了漆拉突然变得浓重的眼神。

但幽冥玩得兴起,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杯水,把玩着,另一只手灵活的穿过去勾住了漆拉的脖子,眨巴着祖母绿的眼睛,然后把自己拉近他,鼻尖对着鼻尖。

呼吸交融。

“大人呐…………”

幽冥笑得妖娆,声音中带着娇嗔,

“人家受了委屈,要你给人家评评理呀…………”

“嗯哼?”

漆拉没有开口说话,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幽冥端着茶杯的手靠近,轻轻地贴在漆拉嫣红的薄唇。

漆拉看着幽冥,轻启红唇咬住了它。

然后幽冥微微抬手,馥郁的茶香滑过了漆拉的味蕾。

漆拉觉得这茶从来没有这么好喝过。

幽冥觉得差不多了,降低了手,被漆拉握住。

拿过茶杯的手很温热,由于他的动作,露出里面原来被遮掩地很好的痕迹。

漆拉眼神变得深邃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不复往日的冷清,漆拉开口道:

“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幽冥目的达成,咯咯地笑起来,说道:

“就知道大人……最好啦……”

漆拉挑挑眉,示意他继续,

“人家呀希望…………”

幽冥放好茶杯,撩起漆拉的一丝银发把玩,

“人家想要竞拍人家的钱……都归人家,行不行呀……大人?”

他靠在漆拉怀里,笑眯眯地说。

“可以。”

漆拉回答地毫不犹豫,甚至有一点儿失落。

原来他刚刚就为了这个。

他是真的想要给幽冥想要的一切。

自己居然还比不上这个。

漆拉有点委屈。

下次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妖精。

漆拉暗暗发誓道。

不过幽冥才管不上这个那个,一看报复和拐骗的目的达成,他立马翻身离开了漆拉的怀里,拍拍手,干脆利落地走了会去,头也不回。

哦,刚刚为什么那么安静,因为众人已经…………

他们刚刚看到那一幕,表示你还是动手吧幽冥。

这这这这……太毒了!

毫无招架之力啊!

麒零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鬼山兄妹很明显被折服了,都忘记把他踹下去。

天束幽花目瞪口呆,弓箭都“啪嗒”一声掉下去了才回魂。

特蕾娅和声音,看了一眼欢快地根本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的幽冥,又互相对视一眼。

特蕾娅:幽冥……他……要完蛋了。各种意义上的完蛋。

神音:我猜王爵根本不晓得自己这么干有什么问题。

特蕾娅:他大概以为他报复了漆拉还成功坑了他一把。

神音:……看起来是的。

看了一眼沉浸在自己自己世界里,对那两个气氛明显不同的人看过来的眼神完全不自知的幽冥。

特蕾娅:我们这次救得了他吗?

神音看了银尘和漆拉一眼,摇摇头。

这两个人都要打起来了啊😊

特蕾娅&神音:幽冥/王爵,这下我们真的救不了你了,你自己保重身体啊!

特蕾娅:…………我觉得这次要搞事情倒是不用担心了。

神音:……………收好王爵的钱,毕竟他为了这个感觉把命都要豁出去了。

特蕾娅点点头:…………我知道……我就怕……到时候……他们太激动了怎么办?

……………………………………………………………………

哈哈哈哈哈幽冥饱饱作死小能手!

保重身体要紧啊😂!

你自己做的死我根本拉不住你(小手绢挥挥~)

看幽冥饱饱如何继续一路撩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做的死~

不过别小看他哦!

他有很正经的时候,毕竟原著里面的幽冥让我很心疼。

我要甜,甜!甜!甜!

谁要是拦着我,杀无赦!

不过下面的车还是要给银尘开开的,否则他就要来杀了我了😂。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有什么想看的情节可以和我说哦😁~

评论(9)

热度(57)

  1. 爱做梦的凯洛沈王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