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ABO】朗姆洛:我有特殊的作死技巧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被屏蔽…………

宝宝顽强地决定再发一遍!

又名:BD的特殊作死技巧

呀呀呀呀又开坑d(ŐдŐ๑)

一种名为逻辑的东西他已经背起行囊环游世界去了(●°u°●) 」。

同样他拐走的还有我的节操,三观以及各种东东。

唯有OOC陪下来留我。

不喜勿进勿喷。

私设如山。

巨胸夫妇没死。

老爹没死。

你们看电影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低配版的冬兵?就是在朝医院扔手圝榴圝弹的时候,老爹旁边给他递手圝枪还是手圝榴圝弹的那个人,特别像冬兵,虽然只出现了几秒不到。

后面还有一次,也是给他递枪。

所以我的脑洞收都收不住~( ̄▽ ̄~)~

来个ABO好开车。

老爹 伪alpha实omega

冷锋  alpha

一起执行任务(●°u°●) 」

好了我们来搞事情吧😄!

………………………………………………………………………………

今天的天气真好,抬头看天的冷锋想着,云真蓝。

十分钟以前,冷锋还靠在办公室外面的栏杆上和战友嬉笑怒骂。

十分钟以后,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刚刚看见了一个可以排进他人生黑名单前三的人。

那个人走进他一会儿也要走进的办公室,看见他的时候,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然后很挑衅地朝他笑了笑。

噢!该死的!

他怎么会在这里!

冷锋掐掉手上的烟,在战友好奇的眼神里暗暗骂了句。

正了正军帽,迈着笔挺的军姿走进了首长已经召唤他的办公室里。

果然没看错,他就站在那里,站没站相地看见他走进来,深邃的五官上露出一个不友好的笑容。

冷锋压抑住内心的各种情绪,端正地向首长行了礼,然后等候指挥。

长官拿起一份文件,无视了他们之间的那些暗潮涌动,沉着冷静地说:

“冷锋,由于这次的行动在境外,没有军队支援,所以希望能由经验丰富的你去。一切都只能靠你们自己。冷锋圝同圝志,请问你接受这个任务吗”

冷锋没有让首长失望,他毫不犹豫地敬礼,绷直了身子,目视前方,说道:“感谢首长器重,我一定完成任务!”

朗姆洛,哦,不对,现在应该叫Big Daddy,那个能上冷锋人生黑名单前三的那个意大利人。

他站在一旁,听着他们打官腔,颇为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虚伪。

不就做个任务嘛?也不光明正大,偏偏要搞得去干什么好事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又要去拯救世界了。

好吧,其实也差不多。

只不过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不方便摆上台面罢了。

没关系没关系,这事情他干的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件两件。

世界由谎言构成。

老爹垂下眼睛,看了眼自己有些褶皱的衣袖,眼里晦暗不明。

他不甚在意地伸出手拉了拉歪斜的军帽,等着面前的两个人结束对话。

好在时间不长,在老爹耐心快要被耗尽的时候,他们结束了那个在老爹看来毫无营养的交流。

于是他慢悠悠的走过去,向首长行了个礼。

首长把文件递到他们手中,兴许是听当时执行任务的人员说过他们两个有些过节,所以他还是好心的地和冷锋大概解释了一下这次任务的原因。

“这次的任务不简单,你们两个既然作为互相的队友,那就去好好磨合一下,好吧?既然作为一个团队,那就要互相包容一些,毕竟到时候你们自己的命都要交到对方手中的呀,要是心里有疙瘩,那可不行。”

他们两个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都笑着点点头,答应了。

看起来温和,平静。

首长这个和事佬当的很满意,看他们两个都态度良好地答应了,于是挥挥手,就让他们出去自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首长淡定地喝了一口茶,表示这也没什么难度嘛!

然后据当天的目击者也就是刚开始和冷锋一起站在门口的队友说,这两个人等门关上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相互揪住了对方的领子,在他们慌里慌张的劝说之下,他们两个才没有当场就在首长门口打起来,然后跑到练武场去打了一架,干得昏天暗地。

事实上其实是老爹先动的手,但是冷风也不是好惹的茬,一看老爹动手了,他也就没闲着。

训练室里面的所有人都被跟过去看戏的战友赶出去了,由于对方是战狼的,也就没人敢说什么,实在不服气的可以找他们干一架,随时欢迎。

可惜他们最终也没有看见全圝集,因为在冷锋一个反手肘击把老爹打趴下的时候,抽空跟他们说了句“滚!出门把门带上!”

看着冷锋额角都被磕破流下血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他们连忙鱼贯而出,贴心的室友还和他说了句“晚饭六点半哦~”

趁着冷锋分心的空当,老爹迅速反击。冷锋闷圝哼了一声,被老爹从下部攻击到了膝盖单膝跪了下来,但他是反应迅速地一折腰冲着老爹的侧腰攻击。

他们现在身上没有任何武器,本来老爹身上有几把战术刀的,但是冷锋实在是被他上次阴过,不得不留个心眼儿。

所以说在老爹把他拖到武馆之前一路上他就使了个小计谋,两个人一边掐着要贴一起了一边冷锋把他身上所有的刀都悄悄卸下来扔给了看戏的战友,还嘱咐他们好好保管。

当时处于气头上的老爹并没有察觉。

现在,老爹一摸腰间,空空如也的感觉让他骂了句“Fuсk”。

但是这并不能阻碍老爹,他随即扯着冷锋已经破了个洞的军装对着他的锁骨重重来了几拳。

这就算是还当年你在我身上下的手,不亏。

那个被刺的地方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

冷锋被打的一口气没喘过来,骂了句妈圝的,发现果然雇佣兵都是疯子。

他感觉那里已经迅速聚集起了淤青,更不用说老爹手下毫不留情地拽过他的皮肤。

真他圝妈痛。

但是看样子老爹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愿。

冷锋知道自己欠他的,自从知道龙小云还活着以后他总是时不时地想起那张半边脸都被鲜血浸透但是冲他笑了的老爹。

也许是自己错了。

但是他不应该来误导我。

冷锋想,手下的动作稍微放轻了点。

老爹现在很生气,他才不管他脑子里想到的是什么,他现在一心一意地想要狠狠地揍一顿底下这个不知好歹的人。

冷锋毕竟心怀愧疚,他不知道这股感觉从何而来,只是一种莫名的心虚和懊恼。

也许是在气自己差点杀了他。

但是他也差点杀了我。

我为什么要心虚?

冷锋想不明白,但是动作微微收敛了点,从进攻更多地转向防御。

老爹感觉到了这一点,但他把这个当成是冷锋对他的挑衅,也许是在嘲笑自己当年的手下败将依然没什么长进。

想到这,老爹更生气了,于是下手的动作更加狠戾,像是一拳要打穿冷锋似的。

冷锋直觉不对,连忙翻身压制老爹,想让他冷静一点,可是奈何圝在气头上的老爹更本听不进劝。

无奈之下他只好死死扣住老爹骨节分明的双手,趴在他身上下圝半圝身的双圝腿紧紧锁住老爹不安分的腿脚。

激烈地运动使冷锋身上alpha信息素的味道越发强烈,很快在这个空间里面扩散开来,近在咫尺的老爹对这个的变化感受地一清二楚。

感受了左侧衣服下的暗袋,老爹表示尽管来,他才不怕。

老爹看着同样大汗淋漓浑身挂彩的冷锋,眉头上的伤隐隐作痛,鲜血再一次流下来,湿圝润了他的眼睛。

冷锋下手轻了。

为什么?

老爹杀红了眼,现在不是论技巧的时刻,最原始的打斗激发了他们俩体内的兽性和暴力因子。

看着近在咫尺,鼓鼓跳动着,强圝健有力,并且因为冷锋的喘息而变得上下起伏,扩张着,显得更具有生命力的血管。

好家伙。

老爹想也不想张嘴就咬了上去。

原本压制着老爹的冷锋还想着身下这个家伙可总算是消停了,结果他刚放下了心,脖颈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气。

手上的力道有些放松,老爹看准机会挣扎着逃了出去。

站在安全距离的老爹看着痛哼的冷锋,得意的笑了起来。

他咬的很用力,像是一只很久没有进食的吸血鬼一样。

冷锋捂着脖子从地上有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看向老爹的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

“你他圝妈圝的脑子有病啊!”

“Blood for  blood(血圝债血偿)”

老爹看着面目狰狞的冷锋,同样流着血的脸上笑得异常开心,张嘴就吐出来这句话。

这些似曾相识的话压的一向擅长嘴炮的冷锋一时之间竟然哑口无言。

然后他恨恨地骂了一句,凌厉的拳头挥向老爹,骂骂咧咧地直接开战。

也许是看着被激怒的冷锋,老爹开心地笑了一下,然后全力以赴地投入到了接下来昏天暗地的战斗中。



冷锋最终还是没有按时来吃饭。

他顶着一身伤,和队友一脸八卦的神情,好奇地想问又不敢问的表情看得冷锋只想再打他们一拳。

但他还是克制住自己,在七点五十分的时候黑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他走到位子上坐下,身上alpha的信息素还没有收敛干净,狂野的信息素处处向人招示着刚刚他到底经历了一场怎么样的战斗。

“冷锋,你是被酒瓶子砸到了吗?”坐在他旁边的一位嗅觉灵敏的战友抽抽鼻子,颇为疑惑的看向冷锋的位置。

“嗯?”忙于吃东西的冷锋抬起头,看见他的样子,拽着自己的衣服闻了闻,然后也皱起眉头,咽下嘴里的东西,说道:“没呀?你这什么狗鼻子?”

战友不信,执着的说:

“真的,冷锋,你再闻闻,你身上有一股酒味,依我看还不是国产的。”

冷锋被他彻底说懵了,搞事情的战友们也停下动作,仔细闻着,偶尔有两个装模作样大惊小怪的拍拍冷锋,弄得冷锋一头雾水。

他们平时对冷锋的信息素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现在经这个战友一提点,发现还真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感觉,只不过很浅很浅,几乎算得上是没有。

但是心思大条的军人们谁也没有多想。

那个和冷锋干架的人绝对是个强大的alpha。

alpha 和 alpha的信息素不会融合在一起的,除非他们俩滚个床单,然后强行标记。但这样的情况属于极少数,就算这样标记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然后彻底消失。一般alpha的信息素要是放出来,那都是要打架了。

bate没什么信息素,既不受影响,也不影响别人。

只有omega的信息素会沾染到别人身上,还会融合进去。

不过战友们包括冷锋自己都没有往这方面想。

估计是冷锋去医务室包扎的时候,哪个新来的小护士或者医生的信息素不小心沾了上去吧,毕竟冷锋可是个很有魅力的alpha。

笑话,能把战狼里面的疯子打成这副德行,那老铁你绝对是够厉害的。

想起那些年和冷锋打过的架,无一例外都是冷锋还好好的,最多身上有些伤口,但对方已经连站也站不住脚了。

整个战狼中队的人表示那个感觉一点儿都不好。

现在想想还牙疼。

他们都和冷锋打过,但是都输了。

那个新来的小兄弟估计现在也不怎么好受,这不连饭都没来吃,估计是去医务室了。

冷锋打架向来都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所以没多少人撑得住,那位新来的同志既然能把冷锋打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还要感谢感谢他给兄弟们出了口气,平时嘴炮打不过干架也干不过,冷锋的战友表示憋屈死我了。

然后一个战友打趣到:

“冷锋,你进去这么长时间,还不让我们看着,你和那个新来的到底是打了一架还是干了一架?”

战友们闻言,纷纷表示好奇,还有些不怕死的起哄起来。

“还有还有,你们俩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过节让你们俩一见面就掐起来?”

回应他的是冷锋的一个拳头。

“好好吃饭!”

评论(42)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