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12.

哈哈哈哈各位小天使们等急啦!

最近特别的忙所以希望各位不要着急,剧情开始回一点点慢热的因为这一篇是正文向的,不像另一篇食髓知味。

其实,其实食髓知味那篇更多的是为了开车,毕竟,有一个abo设定在嘛。

但是,每开一次车我几乎肾虚半个月,所以说,开车的频率不会特别的频繁。

那这篇是慢热向的,剧情我前面也废话了那么多张了感觉好拖沓呀,希望下面能赶快把正剧搬上来吧。

……………………………………………………………………

看着眼前人一身银白色衣服的人淡定地喝着茶,幽冥叹了口气。

唉,我就知道是他。

我早就应该知道是他了,从他报价1万两黄金开始,这么能拖沓的声音除了这个人还能有谁?

银尘要是知道自己在幽冥心里就是这个形象,他估计现在的一口茶喷得出来。

不过他不知道,所以他还在默默地喝茶。

幽冥摸摸下巴。

不过为什么银尘那么有钱呢?他的钱都是从哪来的?

一旁的特蕾娅一看见现在这状况当即了然脸。

她特别上道地退出门去,娇笑着对着楼下一脸好奇的看客们说:

“各位客观呀,今天咱们头牌的卿栖公子可是看上了这位爷,所以各位,想要寻欢作乐的请自便不要闹,否则妈妈我可是要不高兴了…………”

特蕾娅看着地下的一些人不甘地咽了咽口水,冷笑一声,继续娇俏地说:

“要是看完戏的那也早点回家,省得自家人担心,有事可找妈妈我,随时奉陪哦~”

然后就一步三折的往回走去了,不管底下的人怎么样呼喊。

一群愚蠢的白痴,特蕾娅不屑地想,步伐依旧优雅地朝前走去。

在一旁侍候的茶谷走上前来,特蕾娅打了个哈欠,对她说:

“给我找个上好的雅间,在给我来点水果和酒,老娘要好好补一觉,这几天可是累死我了。嘴巴里天天寡茶淡水的,什么味儿都没有,给我憋屈的慌,明白?”

茶谷在一旁恭恭敬敬的点点头,马上下去着手准备。

等特蕾娅走到房间,发现里面已经打扫干净点上熏香,
桌上都摆着自己喜爱的吃食和一坛子陈年佳酿以后,她走上去打开酒盖,芳香立马从里面飘逸而出。

特蕾娅吸了口气,满足地感叹了一声,想这才是舒心的日子啊。

她还表示跟聪明人说话办事就是方便,反正她这辈子是不指望幽冥能这样了。

幽冥那个榆木脑袋,连她都看出来了,自己还一点察觉都没有,果然哪天被吃干抹净那是迟早的事儿,到时候自个儿也救不了他,他那叫活该。

哦,好像已经被吃干抹净了吧?

特蕾娅端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辛辣又带着一点甜味的感觉划过味蕾,咽下喉咙后,悠扬绵长的回味,有一点花香,有一点竹叶的清冽。

好酒,特蕾娅感叹到。

她的思绪又飘回了远方那个遥远又清晰的时刻,她想起自己与幽冥的第一次见面,她刚杀完一个和她势均力敌的人,那个人的鲜血溅在她的脸上身上,尸体就在不远处倒下,而她身受重伤,连移动的力气都没有。

她大口呼吸着,洞穴里潮湿腥臭与血腥让她几欲作呕,但是她没有办法,她要活下去。

她蜷缩在在无尽的黑暗与血腥里疼得瑟瑟发抖。

然后她遇到了同样受伤的幽冥,在黑暗里她看不见对方,但是特蕾娅就是感觉在黑暗中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幽冥没说什么。

于是她答应了幽冥的要求,他们两个小孩子联起手来。

在那个人人都抢着要活下去的地方,两个小孩子的性命微不足惜。

但是他们最终打败了许多比他们都要强大很多的人,活着走出了那个深渊。

那时候杀的人,不是有仇,没有恨意,他们互不相识,他们麻木不仁,他们只是为了活下去。

他们甚至连敌人都算不上。

她记得听见她答应的时候幽冥笑了一下,她看不见,但是她感受的出来。

幽冥走到她身边,没有试探。

然后像以后很多次一样,把她轻轻拥在怀里,让她安心地休息一下,在暂时安全的情况下用他也所剩不多的魂力给特蕾娅治疗了一下。

从来没感受过什么叫做温暖的特蕾娅迷迷糊糊地想,这大概就是吧。

后来在……

门被敲响。

回忆的思绪突然被打断,特蕾娅回过神来,发现她已经不知不觉喝完了桌上的酒。

茶谷打开门,告诉她:

“特蕾娅王爵,幽冥王爵有请。”

特蕾娅仰头喝下最后一杯酒,然后跟着茶谷走了出去。

她最后回看了一眼房间里被精致浮雕框住的天空,天气真好,白云悠悠。

湛蓝。

悠远。

无际。

她注视着远方,扩散的过了很长时间,又像是只过了一会儿。

然后特蕾娅收回有些眷恋的目光,头也不回的跟着茶谷直直地走去。

这样亚斯兰怕是要变天了。

房间里的幽冥和银尘还在对峙着,幽冥警惕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银尘慢悠悠的放下茶,好笑地看着戒备的幽冥,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

幽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1万两黄金?你怎么可能会有1万两黄金带在身上?”

银尘被他那蠢嘻嘻的样子逗笑了,他看着幽冥,戏谑的说道:

“噢?难道你是怕我无法兑现吗?”

他站起来走向幽冥,把他逼退到墙上,幽冥紧张兮兮地看着他,想到:

这货不会要反悔了然后杀人灭口吧!他幽冥可不是好欺负的!

他就知道银尘是乱叫价的!

可惜了他本来还想挑个俊俏的公子哥呢!

幽冥脸上的表情很精彩,变来变去的,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又懊恼,银尘不知道他那个神奇的小脑瓜里面在想些什么。

银尘抬起手,就在幽冥以为他要干什么的时候,银尘只是轻轻地摸过他脖子上一直带着的那根项链,然后认真地对他说:

“你要是哪天想兑现这1万两黄金了,你就带着这个项链,走到那些招牌下面有一个很小的“银”字的钱铺里面,找到他们掌柜的,给他看这个项链,你想要多少钱他都会给你。”

真有这么邪乎,幽冥半信半疑的想。

他开口问道:

“真的?你怎么就能确定我想要多少他给多少?哪怕我想把这个铺子抢空也可以吗?”

银尘点点头笑着说:

“哪怕你把这个铺子抢空也可以。”

“这么神奇吗?”

“嗯。”

幽冥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不像作假,但心里还是将信将疑,想着下次让特蕾娅拿着这条项链去试试看。

银尘好像看出来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似的,他开口说道:

“不过……………………”

幽冥一听他像是要反悔,急忙问道:

“不过什么?你难道要反悔?!”

“没有,怎么可能。”

银尘哭笑不得。

“我只是要和你说一句,这项链一定要你本人带着去才可以,如果别人拿着去,那些个掌柜的可是不会认账的。”

幽冥:…………………………(●—●)。

就在两人莫名沉默的时候,一个特蕾娅推开了门。

看见他们两个要搞事情的样子,他轻轻咳嗽了下,示意银尘快放幽冥下来。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在门外侍候的侍女茶谷就有话对他们说了。

她轻轻叩了叩门,说道:“特蕾娅王爵,有人找你。”

特蕾娅颇为好奇,这个时候了还有谁能找自己。

她说了一句进来,茶谷打开门,一位小厮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份精致的烫金请帖,恭恭敬敬地递给她说:

“这是我们家着诸子请您转交给那位公子的。他说能为美人一掷千万金的豪爽人,一定要好好结识一下。这些到时候我们家主的请帖,请公子务必要到啊。”

特蕾娅伸出芊芊玉手,拿起请帖,妖娆的一笑说道:

“好的,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这个话,我是肯定会代替他转达到的,叫他放心即可。”

那小厮又一鞠躬,准备退出去。

特蕾娅挥挥手,茶谷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从袖子里面掏出一些银两发给那个小厮,小厮不卑不亢地道了谢,便回去了。

等人出去了,门也都关上了,特雷亚吩咐茶谷守在外面,不要叫任何人进来。

然后把一直躲在屏风后面的银尘和幽冥叫了出来,对他们挥了挥手上的请帖,笑着说:

“看,这下子不是拿到请帖了吗?而且你们已经成功引起了费里艾尔帝国帝王的注意。”

幽冥好奇地问:

“特蕾娅,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特蕾娅一边敲着手中的请帖,一边说:

“刚刚那个小厮走的时候,我让茶谷给了他一些银两作为道谢。这银两都不是小数目,但这个小厮没有像其他那一些的小门小户的下人那样表现出谄媚其他讨好的表情,而是不卑不吭的收下了,可见这个人的教养极高,肯定是从什么不简单的大户人家里出来的。”

银尘点点头,说道:

“一个下人都这么不简单,那他的主子更是不必说了。”

“再想近期能有的唯一的宴会,是什么?”

“火源的帝王的庆生宴。”

“天子当前有谁有这个胆子举办盛大的宴会呢?”

银尘接过了他的话:

“所以这个人背后所谓的主子,就是费里艾尔的帝王了。”

“没错。”

特蕾娅点点头,把手里的请帖递给幽冥,说道:

“战士们,准备好你们都武器,要上战场了。”

“还有你俩先待一会儿我把这事儿和漆拉他们说一声,到时候等他们会和,拜拜。”

“哎!特蕾娅!等等我刚刚…………”表示一点也不想听在她来之前发生了什么的特蕾娅捂就差捂着耳朵离开这个让她身心备受摧残的地方了。

真是神奇,她刚刚到底在担心个什么鬼。

她翻这白眼,“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还有事要跟你说…………”

话还没说完就被拒之门外(关在门内)的幽冥饱饱表示莫名委屈。

他没干什么啊!

“…………………………银尘拍下了幽冥,而且我们已经收到了来自费里艾尔帝王的请帖,他对这事儿很感兴趣,不得不说,幽冥这次终于做对了。”

特蕾娅隔空传音,把这边的消息如实汇报给漆拉。

坐在桌前的漆拉微微眯了眯眼睛,金色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情绪。

“他做了什么?”

特蕾娅突然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额……他……额…………幽冥他他很好地调动了现场的气氛。”

她纠结了半天,最终选择委婉地告诉漆拉这个残酷的事实。

果不其然,她隔着空间都感受到漆拉的寒气了。

“调动气氛?”

漆拉重复了一遍,平时温润的声音几乎要结上一层冰。

“……要……要是有问题等你来了你就自己问他吧,我觉得我描述不出来。”

特蕾娅自暴自弃地开始了瞎扯淡模式。

怎么办啊这里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什么都要知道,这日子可要怎么过啊!

大神!谁来救救她!呜呜呜呜特蕾娅表示我想神音了!

评论(1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