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13.

QQC

蹦人设注意!

我我我我我我是不是脑洞有点大啊😂!

但是我最近好想好想买东西啊!

买买买买买!你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幽冥这个可以靠脸吃饭的坏饱饱!

…………………………………………………………………………

幽冥和费里艾尔帝王亚修斯的见面比预期提前了不少,而且绝对纯属意外。

噢,但对于幽冥来说那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美妙的开始,对于亚修斯来说那是一个不差的结束。

自从银尘一掷万金求美人的事情以后,城里面的人除了谈论亚修斯的生庆还多了一个乐此不疲的话题。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银尘最近特别地忙碌,一边是为了调查事情,一边自从他钱多的属性被发现以后各路人马天天这个找他喝茶那个找他谈话地。

银尘表示你们怎么这么闲啊!

不过他也是没办法,既然来了就别浪费嘛,何况这里有很多不错的商机,他也打算借着这个机会一边做生意一边调查一下火源帝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漆拉他们人都还没来,所以特蕾娅最近被漆拉在城内差遣着调查东西。

一下子没人帮忙,特蕾娅也是有点忙得晕头转向。这事情不好查,她偷偷走访了城内外的许多地方都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就像是被人藏好了一样,策划者抹去了所以痕迹。

特蕾娅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幽冥有点看不下去她没日没夜地这么干活,一边骂着漆拉一边心疼地过来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然后特蕾娅顶着淡淡的黑眼圈拒绝了他的好意。

幽冥:……………………(눈_눈)。

特蕾娅看见他一副被伤害了的样子笑着摇摇头,跟他解释道:

“我这里现在一团乱麻,什么头绪也没有,你来了也是白来。等我找到一点线索了再来找你帮忙,嗯?”

“好吧。”

幽冥有点不情不愿地点点头,看着她桌上铺满了纸头也没好意思再打扰她,让她一会儿忙完赶紧休息一下,转身出门的时候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了特蕾娅一句:

“那你注意身体,当心点,有事情叫我啊。”

“好的。”

门关上以后,幽冥发现自己现在成了一个彻底没人管的自由的小精灵。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这几天天气都很好。

幽冥看了看周围的房间,特蕾娅还在左思右,希望能找出什么线索。银尘不知道被哪个家伙又拉去喝茶谈事情根本抽不出身。

那三个人里面唯独自己是闲的没事儿干。

幽冥有些无聊地撇撇嘴。

能干什么呢,他想。

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

天气那么好,不如我们去逛逛街吧,我还没来过费里艾尔呢!

心动不如行动,幽冥招呼都没打一声就下去了。

走到街道上左看看右看看,幽冥满脸好奇好像刚出生的宝宝一样。不过诚然他的确没来过这个地方,这里新鲜的人和事物足以让平时足不出户的幽冥感到好奇。

他看到一对小情侣在那边手拉着手吃着串糖葫芦,那对小情侣抬头看见幽冥好奇地盯着他们瞧,回报给了他一个友善的微笑。

这儿的人都很活泼,不像水源的人。倒不是说亚斯兰的人很沉闷,他们安静如止水,平时待人也是温和,只是不像火源的人这般连走路都要蹦蹦跳跳。

而且看的出来,这儿也是一个很开放的地方,在街道上随处可见各种秀恩爱的情侣,男女皆有。

而且他们的打扮都异常的艳丽,红色的衣服倒是不多,但橙色的衣服啦黄色的衣服啦那种明亮的颜色很多,被他们穿在身上,特别的自然。

一些年纪较小,娇俏的少女,穿了一袭彩裙跑来跑去,手里拿着风车,被这些衣服衬的像是一只只翩然飞舞的彩蝶,“唰”地就笑着从幽冥身旁跑了过去。

幽冥看着他们不禁感叹,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火源出了一些问题,看着这人民安居乐业的样子,他还真看不出来。

幽冥想到一句话。

安静的表面下暗涛汹涌。

且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既然都下来的,那就好好玩一趟。

幽冥一会儿东看看,一会儿西瞧瞧,摊子上的那些做工精巧奇妙的小玩意儿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他看看这个喜欢,看看那个也喜欢,见他模样长得俊俏非凡,看衣服又不是本国人,一个老板直接将一些不是很值钱的小物件塞给了幽冥。

幽冥有些惊讶,连忙推脱:“别别别啊,我我我我身上没钱!”

那个女店主看着幽冥突然慌乱,结结巴巴的可爱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眉眼弯弯地说:

“没关系啦!只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看你不是本国人,一定是趁着我们陛下庆生的时候过来游玩的对吧?”

幽冥歪着脑袋想了想,貌似也差不多,于是他也笑着回答说:

“嗯嗯嗯,没错。”

“哈哈哈,看公子你那么可爱,这些小玩意儿就当你来我们国家玩的时候留个纪念吧!”

对方盛情难却,幽冥推脱不得,也就开开心心地收下了礼物。他回报给对方一个惊喜的微笑,连说了两声谢谢。

平时一惯强大的杀戮王爵这个时候笑起来没有一点战斗时的冷酷,而是跟一个纯真的孩子一样,碧绿的眼眸里面不含任何杂质,像是藏了星星在里面。

而老板呢?

在看到幽冥朝她一笑的时候,魂儿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连忙摆着手说不用不用不用你收着吧你收着吧,喜欢下次再来,然后同样回报他一个温和的笑意。

其他路边小店的老板一看,为了让幽冥笑一笑,纷纷效仿,结果就是幽冥抱着一堆小不点玩意儿儿向前走去。

一路他的心情都很好,直到他闻到了一丝淡的几乎没有,但是他非常熟悉的气息。

幽冥停下脚步,原本轻松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他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一股潮湿的铁锈味…………一股血腥味。

很淡很淡,如果不是像他那样常年浸淫在鲜血和杀戮中的人是更本连察觉都不会察觉的到。

他警惕地抱紧了手里的东西,放轻脚步。

不过其实这没什么必要。

因为那是一个很喧闹的地方,就在酒楼旁边,各种味道都很重,饭菜的香气夹杂着宾客的喧闹,要不是幽冥对这个味道特别特别的敏感,连他也不会发现。

他向四周忘了忘,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暗巷之类的。

果不其然,幽冥随着自己的感觉走过去,在酒楼的附近,一个狭小地几乎看不出来的一个地方,感受到了那股浓重的血腥味,有一点压抑着的喘息声。

就是这了。

幽冥慢慢地走进去,然后侧身躲过了一道攻击,呦呵,他想,还不错嘛,但是对于一个身负重伤的人来说,幽冥想要解决掉他还是不难的。

但是他还是表示出了善意,鉴于门口已经有两个不长眼的人进来了。

幽冥本来想静观其变的,但是那两个目露凶光的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碰到幽冥的东西。

巷子里面狭小,那两个人气势汹汹地走进来,一副你大爷的样子,脚下一个有意无意,就踢到了一个东西。

那个东西发出“叮铃咚咙”清脆的声音,然后落在了幽冥脚边,看样子是碎了。

幽冥的瞳孔猛缩,听见对面那两个人得意的笑声,十分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哎呀,看看这儿还有个小美人啊,要不一会儿跟爷走?爷让你吃好的喝好的。”

一个沙哑的声音低低地传过来。

“杀了他们。”

幽冥撇撇嘴,他们当然该死,用不着你提醒我。

他低下头看了看脚边被打碎的精致小玩意儿,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

当幽冥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笑意,嘴角微微扬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就和他平时接到红讯的时候看待蝼蚁的和看待将死之人的表情一模一样。

他眯了眯眼,寒光从他眼睛射出,碧绿的眼眸此时淬满了杀机,他颇为慵懒地开口道:

“杂碎。”

被骂得两个人感到寒气扑面而来,浑身莫名的一抖,正骂骂咧咧地要反击,但是幽冥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幽冥轻启薄唇冷漠地吐出了这几个字,在对方还没有什么行动的时候,他近乎是有一些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偏了一下头,他墨色的长发随着他的移动,在他的背上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然后对面的人瞬间一个呆滞,直直地就向前面倒了下去。

两个血洞在他们的脖子上穿透,鲜血从他们的脖子上喷涌而出,很快染湿了地下脚底下的地面。

幽冥颇有点嫌恶的避了避,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这些人,哪怕连死了都这么不干净。

他弯腰,然后把自己的小玩意儿往旁边挪了挪,生怕他们沾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背后的男人,强撑着着从怀里掏出一瓶药水,泡给幽冥说道,我他们身上扫这个,否则那些人会顺着他们的尸体知道我来过这儿,默默接过瓶子,然后拉掉瓶塞毫不犹豫地整瓶整瓶的往那两个已经脖子上有两个血洞的尸体上倒。

就在尸体接触到从瓶子里面留下的液体的时候,瞬间就化为了一摊血水,而幽冥仿佛还不解气似的面不改色的把整瓶都倒了下去,顷刻间,两个人就变成了一摊脂肪堆积物,然后幽冥不懈地拍了拍手,把瓶子扔下去砸在了那滩液体上。

然后幽冥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地上的物件儿,一点儿也不嫌弃地放在怀里一件件查看。

看着他仔细的数着他怀里的东西的东西,一直躺在他背后的男人抽了抽嘴角。

自己还比不上一堆杂物?

幽冥没有理会那个男人,反正又不会立马死。

他拿起一枚已经有点带血的桃木簪子,前前后后仔细的看了一看,看到没有破碎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哎呀,这是他给银尘挑了好久的呢,一直觉得他头上什么装饰的都没有,一头银发,未免太过单调了些,这次逛街的时候看到了这么一个簪子做工精细但不浮夸,感觉特别的适合他,又碰到了一个好心的店主,就给他幸运地拿过来了。

还有这根带着还有这个带着翠绿翠绿流苏的发带,这也是他在某一个小摊子上面发现的,老板是个慈祥和蔼的老妇人,手艺很好,见他过来的时候手上正在编织着和她摊子上一样的东西,幽冥被那些好看额线条吸引住,停下了脚步。

幽冥当时一眼看中的就觉得特别的喜欢,他想起银尘那满头银丝,他不经常的盘头发但是他会把他的一头银发编成一个大麻花辫垂在脑后。

这么俗气的发型确被银尘打理地矜贵无比,反正幽冥是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幽冥觉得这根发绳在他最后打结的时候绑在他头发的最后一定特别的好看,再有两个小珠子荡下来,可以随着它的移动一晃一晃的。

幽冥满意地想,感觉自己的审美真是棒棒的。

老妇人很和蔼,可能是看到了和自己孙子差不多大的人,他没有要求幽冥直接拿钱给他,甚至想要送幽冥一些发绳。因为她说这只不过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他边几天就出来啦。

但是幽冥觉得这么一个老人家在外做生意,太不容易了,自己这么白拿也不好,所以他想了想就把自己怀里刚刚被免费被那些店主塞过来的一些东西,和那位老夫人做了交换。

本来一会儿回去就打算交给他的,没想到路上生出了这么个变故。

幽冥拨撩拨撩了一下,还有着一个香囊,特蕾亚雅这两天一直休息不好,看她那失眠的样子,精神头差,幽冥也很心疼。

路过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卖草药香包的地方,这个香包的味道很不错,幽冥特地向店主要了个有安神作用的香包。这个香包绣花纹,不是那么的华丽,但是颜色鲜艳花纹又很好看,想必又特蕾娅也是会喜欢的吧。

还有这是给神音的,这个小姑娘吧,天天跟着自己也没什么好看衣服穿,如花似玉的年纪,委屈她了。这个也给她挑了副耳环,冰蓝色的水晶垂下来,她生得漂亮带上这个肯定好看。

幽冥一样一样数着怀里的物件,确认没少一样,然后把他们藏好,接着轻轻地捡起了地上那个被磕碎了一个角的玉佩一样的东西。

幽冥拿起他仔细瞧了瞧,心疼地摇了摇头。

这个佩环也不知道是拿什么材质做的,价格倒是不贵,但是玲珑剔透特别的好看,拿在阳光下照的时候时不时能看见里面流光溢彩的颜色,上面仔仔细细地雕刻着一个精致美丽的花纹,缠绕在一起。

幽冥特别的喜欢,一眼就看上了它,细细打量过以后就越看越满意,就想着漆拉带上肯定不错。

他本来就生得绝色倾城,但偏偏性子那么冷淡(真的假的?!),也不怎么爱说话,给他在这么个一个小挂件也算的是衬得他有点活人滋味儿吧,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带了。毕竟不是什么很稀罕的东西,漆拉这么有钱,也不知道看不看得上。

不过不管漆拉喜不喜欢,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啦,也是他挑得最仔细的一个,反正是想送给漆拉的,他如果不要那就自己拿着也好。

幽冥叹了口气,本来是这么打算的,现在倒是可惜了,就被这两个不长眼的给摔碎了,那怎么办呢,到要不到时候再去挑一个给他?

就在幽冥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的时候,背后的男人突然咳嗽几声,吐出一口鲜血。

幽冥被这个动响给拉回神,看着他那样,急急忙忙过去扶他。

幽冥叫了两声小兄弟,男人没有说话,于是幽冥走过去探探他的鼻息。不过就在他决定把男人来的时候,倒在地上的人突然睁开眼睛吓了幽冥一跳,他抓住幽冥的手力道大的让幽冥有点发疼,他含糊但是坚定地对幽冥说:

“离开。”

然后就晕了过去,任凭幽冥怎么拍打都没有醒来。

男人有点虚弱,幽冥搭住他的手,稍稍把了下脉。

哦,伤势比较严重啊。

幽冥挑了挑眉,聪明的男人,给自己吃了能解毒的东西,否则幽冥还要想办法吊着他的命。

那么现在只剩下这皮肉上的伤了。

不过他这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是要自己救他离开?

还是要自己别多管闲事?

噢,幽冥有些懊恼,这人也真是,话都不说清楚。

不过他都已经杀了两个人了,直接把人扔在这里好像不太好。

算了算了,带走吧。

看他伤成这样,还被人追杀,没准他身上有什么自己需要的东西。

幽冥动手把他搀扶着起来,男人很高,压的幽冥一个酿跄。

噢,他怎么这么高!

幽冥只好一手扶着他,一手拎起自己的东西,左摇右晃地向外走去,路过那两滩血水的时候,幽冥细心地看了看,果然看见一堆黑布下有一块令牌一样的东西。

他捡来,颇为嫌弃地在男人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收进了自己的怀里,继续搀扶着男人走出了巷子。

男人这个样子肯定不能走到大街上,她可不想才刚下来就被人捉回去,那不得被特蕾娅笑死。

为了掩人耳目,幽冥走了不少小路,都快把幽冥自己给走丢了才找到一家旅店。

幽冥二话不说,掏出一个从男人身上的钱袋里拿出的银两扔到桌子上,对着小二叫他烧一桶热水过来。

然后把男人半拖半扶地推上了一个房间里,看着他摔在地上,也没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活该,谁叫他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评论(1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