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漆幽】【银幽】这些上位王爵都不杀我了就想上我肿么办!14.

妈呀丢了存稿的我想死的心都他妈有了(●—●)

果然七夕有毒。

被伤害地体无完肤。

不管不管我不管,我要报复社会!

不管了丢存稿的部分可以的话我放番外,剧情先走下去再说。

怕小天使们看不懂,这里给你们大概说一下以防懵逼(「・ω・)「嘿

有点草率表介意~( ̄▽ ̄~)~

丢了的存稿的梗概:

亚修斯和幽冥饱饱的情感发展BIUBIUBIU~地蹿具体发生了什么以后再说吧,然后幽冥饱饱一看妈呀这么多天了终于找到了个大线索!亚修斯也是个识货的人看得出幽冥饱饱不简单于是两人互相摊牌,然后幽冥二话没说和漆拉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跟着亚修斯进宫去了。

进了宫以后哇塞两个人对外是各种宠溺秀恩爱搞事情然后终于有一天,白银祭祀召见了幽冥。

三个白银祭祀不知道哪个是好是坏所以两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白银祭祀不愧是白银祭祀一来就来狠的,当着亚修斯的面给他一粒毒药叫他亲手喂幽冥吃下去。

幽冥来的时候就知道是时候了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早就想好了万全之策而且知道这药不吃不行,不吃今天谁都走不出这个地方而且还会引起白银祭祀的疑心,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要牺牲自己。他其实还不甚在意因为他觉得这事情是迟早要来的,不发生在他身上也会发生在别人身上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来,方便安全又省心。

但是亚修斯没有准备好不过凭借着强大的心理素质,他跟本就是抖着手给幽冥喂下去的,还是幽冥干脆机智地和他腻歪了一下掩盖住了他颤抖的痕迹。

完了之后俩人出去一下就被拖了出去到了漆拉的地方幽冥一看呀呵大家都在啊,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就有了下面的场景。

………………………………………………………………………………

计划进展的几乎可以算得上顺利。

好吧,其实中间也是出了那么一点小小的差错。

幽冥撇撇嘴。

他觉得这真的只是小小的差错而已,跟大局来比,跟本不值得一提。

他刚从火源的心脏那里心有余悸地被的亚修斯带出来,然后就被扯到这个房间里面看一堆人黑着脸看着他。

为什么你们都一副大惊小怪要死人了的样子?他现在不还活着好好的站在你们面前吗?

漆拉走上前来,不由分说地掐住他的手腕。

幽冥被这力道弄得有些不舒服,下意识地想一手甩开他。

不过看着特蕾娅都快要红了的眼眶和沉默中带着愧疚的亚修斯,原本不拿这个当一回事的幽冥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下用他还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鼻子。

额,好吧。

幽冥颇为无奈地耸耸肩,他轻轻拍掉搭在他腕上貌似在诊脉的手,有些不爽的错了开来。

嘿,他幽冥大人就算是被迫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毒药也是很厉害的好嘛,别拿他当瓷娃娃。

他可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人。

漆拉收回手,脸色似乎比刚刚更差了一番。

幽冥抖擞抖擞精神,屋里一圈人都看着她,受不了这沉闷气氛,他只好开口道:

“唉………………要我说…………看看你们这一个个哭丧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已经死了呢………………我这不是还好好的站在你们面前吗?”

特蕾娅抬手打了打他,固执地说:

“胡说!你不会有事情的!”

“好好好,我会没事的会没事的,好吗?别哭了,都哭的不好看啦,嗯?”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幽冥走到特蕾娅面前,温柔地捧住她的脸,抬手抹去她眼角的泪,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心疼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说道:

“好啦好啦,别哭了,我没事的,当务之急还是灭了他们,否则我这不就白吃药了,嗯?”

特蕾娅红着眼眶点点头,幽冥抬手接过一旁不知道谁递上的纸巾给特蕾娅,特蕾娅抓过来,幽冥又好言好语地哄了人家几句,特蕾娅才好一点,从幽冥怀里出来到一旁去收拾了一下。

哄走了幽冥最怕的祖宗,他走到亚修斯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着亚修斯那双蓝色的眼睛里的愧疚,幽冥叹了口气,不明白明明他这样一个帝王经历这样的事情又怎么会少,那他在愧疚伤心个什么鬼玩意儿。

幽冥想不明白,但也只好开口安慰道:

“好了,你也别太担心了,我把你救过来可不是来看你在这儿给我消沉的。这吃都已经吃了那还能怎么办,当务之急你还是要安抚民心配合我们,千万不能让白银祭祀发现一点点差错,否则功亏一篑苦的还是我,你既然是火源的帝王,这点事情你还是能处理好的吧?”

幽冥笑着打趣:

“可别让我小看你啊!”

但是亚修斯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他一把握住幽冥的手,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对不起。”

是我的错。

是我没保护好你。

幽冥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不过介于他们那些弱小的心灵,他还是安慰地拍拍他的手。

“处理好你的事情,别让我白受罪。”

“……………………嗯。”

为了不让别人起疑,亚修斯留地并不久,匆匆忙忙又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幽冥又转过头和从城外紧急赶来的鬼山兄妹,告诉他们放心,自己没事,叫他们赶快回去以防出现什么蹊跷意外。

兄妹俩点点头,看着面色无恙的幽冥纵使不放心也在他半是强迫的推动下运起魂力向窗外悄无声息地走了。

天束幽花作为公主和漆拉没办法长时间离开,这次的召集本就极其匆忙。

漆拉没说什么,只是给了幽冥他一直拿着的那个药盒,然后带着天束幽花和银尘走了。

银尘不乐意,但是幽冥强迫着把他赶出了门外,漆拉不知和他说了些什么,银尘听了以后居然急着往回赶,步伐还有些急切。

幽冥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吉尔伽美什”这几个字,一看银尘的反应,不禁感叹漆拉真的是太会掐人的软肋了。

漆拉出去的时候顺便带上了门。

走的时候漆拉看了幽冥一眼。

幽冥笑了笑,眼里充满了感激。

他不是感谢漆拉给了自己那个可以解百毒的药丸,虽然漆拉千叮咛万嘱咐告诉他一定要吃。

幽冥是感谢漆拉没有将他的事情说出去。

刚刚漆拉把手搭在他的腕上肯定是在给他诊脉,也一定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到底是什么状况。

现在是个特殊时期,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不能扰乱军心。大家本来就已经很紧张了,自己出事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而别无益处。

所以不论有什么事情幽冥都打算一个人先抗下来,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其他人慌张。

看着屋里面突然清净,幽冥一下子瘫倒了下来,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额头上有一点点汗珠渗出来,面色惨白。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很不舒服,不过还好还好,刚刚没有任何人看出来。

他又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感觉这股劲儿差不多缓过去之后才慢慢的站起来。

衣服已经被他忍耐出来的汗珠所湿透,幽冥动了动,感觉有点难受,打算一会儿去换洗一身。

至于手里刚刚一直捏着的药丸,檀木的盒子很硬,磕地幽冥指节发白。

幽冥还暂时不打算用它,这个药那么珍贵,不到万不得意的时候,他不打算去用它。

幽冥默默的把它收了起来,当然这事不能让漆拉知道,否则他肯定要逼着自己吃下去了。

后来的日子过的稍微平静了一点,眼看亚休斯的生日就要到了,各国的使臣都来了,那么漆拉他们终有正大光明的机会和自己银尘这一伙人见面了,虽然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但是毕竟比之前躲躲藏藏方便了很多。

幽冥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之前给他们买的那些小玩意儿都送了出去。

不过当然,他是一个一个单独送的,因为不小心被砸碎了漆拉的那个挂坠他没敢把破了的送出去也没时间去补又没有空再出去逛一次街,所以只好先瞒着漆拉然后再想办法。

他怕一起送的话漆拉知道了以后自个儿又要遭殃,所以说他还是挑了个时间自己一样一样的给他们送了出去。

也当作是对之前那个事情的一个小小的安慰吧!

看着特蕾亚和自家使徒神音收到礼物时,那惊喜的表情,幽冥真心觉得这些事情什么的都值了。

虽说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不过小姑娘神音抱着那一对儿耳坠又蹦又跳的,恨不得直接跳到了他身上来亲幽冥两下,不过后来神音也的确那么做了。

特蕾娅本来笑看着他们两个在那边蹦蹦跳跳的闹着,然后低头笑了笑,眼前就出现了幽冥递给她的一个漂亮的香包。

幽冥笑得眉眼弯弯,说道:“给你的拿着吧,我看你这两天睡觉有没有睡好,据说这个有安神的作用,我在路上逛的时候就给你买了一个。”

特蕾娅一看就愣住了,这个香包像是一个小锤子,一下子砸到了她的内心深处,她感觉到一种名为感动的东西从心底腾升而起,还有那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感觉让她鼻头发酸。

幽冥真是傻,自己都要自顾不暇了,居然还有时间想着别人。

看着特蕾娅呆在那边没反应,幽冥抬了抬手,继续笑着说:“看看花纹喜不喜欢,我觉得这个花纹不是那么艳,但是挺适合你的,拿着吧,晚上挂在床头安眠哦。看你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这么太操劳都没有好好休息,都怪漆拉,我看着都心痛。”

但是特蕾娅呆在那里,和一尊石头雕像一样好半天没有反应。

幽冥故作失落,问道:“不喜欢?”

然后叹了口气,要把手收回来。

不想特蕾娅一把抓过那个香包抱在怀里,然后狠狠的点头说道:

“喜欢喜欢,谢谢你幽冥,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

幽冥一看慌了神,连忙安慰她说:

“哎,你别哭啊,我买来东西就是我让你开心的你哭了可让我如何是好啊!”

特蕾娅一把抱住幽冥,在他的怀里抽泣了半响,有就安慰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抬头,双手摸了摸眼泪说道:

“谢谢你。”

“哎呀,有什么好谢的啊,咱们之间还说谢。这次不过是跟你们带点礼物,要是喜欢的话我下次再给你买啊!”

听见特蕾娅喜欢,幽冥又笑得眉眼弯弯,他偏了偏头,思考了下,说道:“不过下次我是不会给你买香包啦,我们换个口味,要不也跟神音一样给你买个吊坠之类的?”

听了以后他又摇摇头:

“不行不行,不能和你说,告诉你了就不叫礼物了。嗯……………………让我好好想想,想到了再买给你啊!”

然后伸手把特蕾娅和神音搂在怀里,有这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是个人生赢家。

好吧,他就是。

然后他又特地到银尘那边去拐了一趟,把这些东西给银尘送了过去。

银尘到是没有表现出来,不过看得出来他还是很激动的。

只不过他在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看向幽冥的眼神有一点复杂,因为幽冥从中看出了羞愧和怀念。

但是幽冥也没有多想,就回去了。

这个羞愧很快被证实,然后加深,足以让银尘后悔一辈子。

吉尔伽美什终究是他们之间绕不过的坎。

幽冥甚至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幽冥惴惴不安。

然后这个惴惴不安得到了证实。

这个感觉从他和银尘走近白银祭祀的房间准备最后的绝杀的时候就开始了。

当他来临的时候,幽冥甚至还放下了提着的那颗心。

一步步地杀死白银祭司听他们黑暗扭曲的灵魂绝望的咆哮,一路浴血奋战杀进来的幽冥在嗜血中得到了得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压住心底那一丝丝不安的感觉,幽冥只能更加奋力地击杀从一旁前仆后继的,在白银祭司的尖叫下向他和银尘攻击而来的傀儡。

里外呼应的他们早已做好万全的准备。他和银尘很快解决掉了这些小杂碎,幽冥感觉有一点不舒服,但是他压抑住了这个感觉。

幽冥一个挑手击打开银尘身边的傀儡,和银尘对了一个眼神,然后两人快速换位。

银尘跳到高处,开始对整块水晶仔细地搜寻起来。

由于之前都听在外面的漆拉说过,所以银尘干起这事情来还算顺手。

可是千算万算,幽冥在快要成功的时候感受到了心口突然一阵绞痛。

突入其来的疼痛让他刷白了脸,疼得他冷汗瞬间冒了出来,原本刚劲有力握着武器的手一抖,武器差点落地。

幽冥捂着心口,一只手拿着武器支撑在地上半跪了下来,喘着粗气。

银尘已经找到了一位白银祭司藏匿了千百年的里面放置着他们精魂的一块水晶,凿开周围的水晶,小心而快速地取出它,然后打算把他放到棋子里面传给外面的漆拉叫他封印起来。

不想看见幽冥出来意外状况,他很是着急,以为幽冥受了伤,想过去扶他一下,但是被幽冥猛喝一声“站住!”给停下脚步。

银尘清醒,立马退居三尺之外,然后毫不犹豫地用掉了手里的一枚棋子。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装有白英精魂的一块水晶瞬间消失在他的手中。

银尘挑挑眉,看向了剩下的两个白银祭司
两个人开始了对峙。

心脏的绞痛感越来越强烈,幽冥强撑着站了起来,他看着距离自己几米开外的银尘,希望他千万不要冲动。

不过现在的场景他倒是猜到了。

妈呀,幽冥松了口气,笑了笑。

该来总算是来了。

这个承堂对峙,幽冥料想了无数遍,接下来白银祭司应该要拿出什么和银尘交换求他放过他了。

但是幽冥万万没有想到,白银祭司拿出来骗人的招数居然是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的冰棺出现的时候不可否认幽冥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是信了的。

但是他立马反应过来这是白银祭司的把戏,来引诱银尘上钩的。

他焦急地想要朝银尘呼喊,告诉他千万不要上当,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心口的疼痛更加剧烈,把他折腾地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刚想说出口的话就这么断在了喉咙里。

幽冥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呼出声,他抬起汗津津的头看了一眼银尘。

看见他脸上渐渐有些痴迷的模样幽冥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看的出来这是假的吉尔伽美什,但是银尘这个傻小子看不出来啊!

以他对吉尔伽美什的执念,很难说银尘不会上钩。

白银祭司这一招可走得真够狠的!

果不其然,看见吉尔伽美什的冰棺一出现,银尘好像丢了魂一样地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冰棺,他放慢了脚步走了过去,好像怕打扰到他休息似的,看着吉尔伽美什的神色痴迷。

幽冥着急,感觉心口越发疼了。

他断断续续地喊出来过,叫他不要上当,但是银尘跟没听见似的继续向前走。

这个不争气的傻家伙!

幽冥气急,听着回荡在空中白银祭司的声音

“银尘,只要你放了我们,我就告诉你你的王爵吉尔伽美什的下落好不好?”

“好………………”

银尘走得越来越近,他颤抖着抬起一只手,轻轻拂过笼罩在吉尔伽美什身外的冰棺,隔着玻璃幽冥都能感觉到他那心酸。

我的妈呀,看得他都要哭出来了。

“真是乖……”

白银祭司的声音飘荡在半空,得意洋洋。

然而他并没有高兴太久,他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一声清脆的水晶破裂的声音传出来,穿透幽冥的耳膜,他抬头 ,看见白银祭司的胸前正插着一把刀子。

幽冥隔着水晶都可以感受到白银祭司不可思议到扭曲的脸。

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

幽冥一看银尘,他已经恢复了那副冷漠的样子,刚刚痴迷的表情无影无踪,脸上上甚至还带了不屑。

冷清的声音继白银祭司之后飘荡在屋子里。

“…………好去死。”

然后手猛地一撬,一块散发着黑雾的东西掉落在了银尘准备好的棋子中。

“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明明我做的这么完美…………不可能……这不可能!”

白银祭司的声音先是不可置信,然后歇斯底里,在被银尘撬去精魂的时候他凄厉的尖叫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银尘…………哈哈哈哈哈!我要你去死!我要你和我一起去死!”

白银祭司突然笑起来,尖利的声音早已没有了往日的从容端庄,而像是一个将死之人的挣扎。

“小心!”

幽冥急忙喊出声。

可是已经太迟了。

白银祭司最后的挣扎毁灭,趁着银尘还来不及撤身,水晶上面刺出一把由黑色的的粘液凝聚成的刺,银尘连忙反应过来,侧身一躲,但还是被伤了肩膀。

他从水晶上摔下来,一下摔到地上,猛地吐出一口血。

“死!你们都给我去死!哈哈哈哈哈哈!”

白银祭司已经疯了。

他尖叫着,凄厉的声音让人耳膜发疼。

“去!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两个!哈哈哈哈哈!”

幽冥缓过来不少,连忙跑到银尘旁边看他怎么样了。

银尘痛得脸色发白,还好没晕。

幽冥扶起他,一手按住伤口,结果一抬头,吓一跳。

我滴妈呀!这这这,怎么这么多傀儡!

长得怎么这么难看!

“不行,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白银祭司他疯了,想要和我们同归于尽!”

银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但是还没能开口,就晕了过去。

“哎哎哎!银尘!银尘!你别晕啊!”

幽冥赶紧拍拍银尘的脸蛋,但是他躺在自己的腿上,头一歪,什么反应都没有。

前面的傀儡已经渐渐逼近,幽冥不得不强撑着站起来。

大地晃动起来,感觉要坍塌了。

不行,一定要赶快出去。

幽冥拿起原本插在地上的武器,准备作战。

今天他就算是使用了黑暗状态也要出去。

就在他抱着最坏的打算要去孤注一掷的时候,一个结界突然扩散开来。

幽冥站在原地拿着武器有点懵,这是怎么回事?

“大爷,别忘了我还在啊!”

“……………………哪位?”

“啊啊啊,忘了自我介绍,我是风信子,嘉得莉亚的伙伴,直属行动代号“繁缕草”。”

“…………………………你不早说!”

“对不起刚刚怕露馅没说,现在你们解决了问题就赶快走,这些傀儡是刚刚那个白银祭司自己养的,我控制不了,只能帮你们挡一会儿,他们攻击性很强,你俩现在这样不占优势,赶快走。”

“走哪里?”

“噢噢噢,我后面有一个通道,一直到外面,你赶快进去离开这个地方。”

幽冥二话不多说,撑起银尘就走,找到通道后,刚进去半个人,又探出头来问:

“那你怎么办?”

“不用管我了,你们快走吧,这个宫殿现在能量失衡,快塌了,我只能帮你们撑一会儿,快走吧。”

“………………谢谢。”

“保重。”

然后幽冥拖着银尘急急忙忙地进入了通道。

风信子看着他们进去,拖着刚刚倒下去的巨大水晶做掩护,挡住了那个入口,又施了一个结界,放心后专心致志地维护这这个地方的能量转换。

一下子少了两个人的分担让他觉得有点吃力,但是至少要撑到幽冥他们出去才可以。

保重,幽冥。

接下来的路,要你自己走了。

…………………………………………………………………………………………

虐?

不虐?

纠结恐惧症患者要死了😭

七夕发梗的我……………………

😂白银祭司大概是受不了这一堆堆秀恩爱的被气死了…………

唉看着周围一对对喝喝咖啡看江河湖海。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带着基友去打了一天的VR丧尸可爽了~( ̄▽ ̄~)~

今天的文其实有一个虐版的但是我下不去手😂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