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Flirt.5


抱歉各位亲这么长时间才更😂…………

OOC注意

…………………………………………………………………………

两队配有武器的人在哪个回廊出来回巡视,一组消失在拐角,一组又会出现,丝严密和地包围着房间。

几十双厚重的鞋底所发出的声音被高级毛绒垫子所吸纳,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

瑟兰迪尔在心里默数着时间。

最后一队人快要消失在尽头。

还有五秒钟就到了两组交接的时候,期间回字形走廊的另一头暂时不会出现侍卫。

从下一组士兵上来到开始巡逻,他有二十秒钟的时间溜进去,否则唯一的结局就是被抓。

还有五秒钟,唯一的机会就要来了。

5

那个人往前走了一步

4

瑟兰迪尔拿出了之前从主管那里偷取来的指纹。

3

准备好跳进窗户

2

瑟兰迪尔把手轻轻搭在窗户上,他现在整个人就躲贴在两扇窗户之间的墙面上,靠把脚尖抵在窗户的边沿做支撑,一不小心,他就会掉下去。

瑟兰迪尔往下看了看,舒了口气。

还好我不恐高。

1

最后一个人消失在了转角处。

宴会。

宴会上的乐队依旧优雅地演奏着动听的音乐,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畅饮美酒。

有些迷离的信息素在空中散发开啦,松散地混合在一起,昭示着人们轻松的心情。

嘿!这可是最好的酒会,最严密的安保,最高的享受!

酒精和音乐,最能麻痹人的两个东西。

埃尔隆德当时正举着一杯红酒,心情愉悦地和别国的几个人谈话,一个侍卫匆匆忙忙赶过来,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埃尔隆德有一瞬间变了脸色。

但他很快调整好自己,面几名不知所以然的人找了个接口脱身,然后跟着一旁的侍卫匆匆出场。

宴会依旧在进行。

乐队依然在演奏。

美酒和音乐交织成一张网。

网里的偷窃者已经找到了他所要的东西,然后需要机智的离开。

回廊。

瑟兰迪尔躲在一个阴影处,安抚着胸躺下剧烈跳动的心脏,他颇为懊恼地咬了咬唇。

太不小心了!

还好他聪明知道声东击西,趁他们被转移注意力的时候爬窗跳了下来。

瑟兰迪尔向四周张望,不远处士兵们来来往往的身影昭示着他必须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瑟兰迪尔算计了一下,只要他可以走到这层楼的最东边,他就可脱身。

可现在的问题是,好像已经有人发现他的存在了。

手里的宝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成为的是两个人争夺的目标。

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在黑暗里过招,体力有些不支的瑟兰迪尔不是埃尔隆德的对手。

维拉在上!

瑟兰迪尔在心里绝望地呻吟。

早知道就不先发制人了。

今天要是自己不能出去,可能就交代在这里了。

Alpha强烈的富有攻击性的信息素随着剧烈的打斗蔓延开来,瑟兰迪尔皱了皱眉头。

埃尔隆德很好奇,对方很显然是个有经验的人,在打斗中即使是受了伤也一声不吭,富有技巧性的攻击告诉埃尔隆德他就是那个偷了他宝石的盗贼。

吸音的地毯收纳了他们所发出的声音,更加显得瑟兰迪尔像只鬼魅。

有那么一瞬间,瑟兰迪尔近身攻击时,他的头发扫过了埃尔隆德的呼吸。

一股淡淡的清香散发开来,像是生命力顽强的森林,像是清晨绽放的花朵,带着潮湿但是清晰的水汽,像是枝头成熟果实的甜美诱人。

这一瞬间让埃尔隆德恍惚了神智,被瑟兰迪尔偷袭成功,两人皆在黑暗里拉开了距离。

急促的呼吸声传来。

埃尔隆德此刻想看见他的好奇心大于了对于宝石的争夺,但是瑟兰迪尔没想这么多,他只觉得对面这个男人越来越难缠。

远处传来奔跑声。

几百双鞋子在跑步时所发出的声音即使是隔音效果很好的毯子也无法阻挡。

瑟兰迪尔几乎是瞬间明白了和自己打斗的人是谁。

好家伙,要死不死,给自己手里的宝贝正真的主人给撞上了。

怪不得这么厉害。

瑟兰迪尔权衡利弊了一番,经历了一晚上的折腾,他的心脏激烈地跳动着,四肢向他传达出酸痛的信息。

他没力气再跟埃尔隆德耗下去了。

要么速战速决,要么逃。

打定主意以后的他立马转身就走,埃尔隆德那个方向肯定是不行了的,那就换一个

可是埃尔隆德很明显不想放人。

他仿佛知道他要干什么,一下子拉住了他,和他纠缠起来。

没时间了。

只能被迫还手的瑟兰迪尔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口袋里的一个小瓶罐微微磕着了瑟兰迪尔一下,以显示他的存在。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对峙着,逼近的脚步声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

埃尔隆德气定神闲地看看这瑟兰迪尔 ,像是窥视着一个猎物。

瑟兰迪尔握着瓶子的手微微颤抖,但是他绝对不会被抓。

所以他打开了瓶子,仰头就吃。

埃尔隆德以为他是投降了,慢慢走过去,轻敌的心理让他猝不及防地被大力打击。

他痛哼一声,捂着肩膀侧身躲过了第二次攻击。

怎么回事?

瑟兰迪尔一脚揣在了他的肩膀上,听见了意料之中的痛哼,但他没有恋战,而是趁着埃尔隆德痛到起不来的时候赶紧朝另一个方向跑走。

埃尔隆德被这一脚踹的龇牙咧嘴,捂着肩膀蹲在地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他听见了骨骼破裂的声音。

维拉在上!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明对方筋疲力尽了为什么一下子有这么大的爆发力!

埃尔隆德跪在地上缓了有一会儿才听见士兵匆匆赶来,他都来不及责问他们为什么这么慢,只是沉着发令:

“抓住他,要活的。”

他望向远方早已消失的身影。

“别伤着他的脸。否则,拿你们试问。”







瑟兰迪尔运用起全身的力气跑向东边,但是他不得不吐槽一句:

这地方实在是太大了!

拐来拐去的,还不是他有地图,早疯了。

而且为了躲开埃尔隆德的人的追捕,瑟兰迪尔还在跑的时候果断选择了翻窗,趁着自己还有力气的时候跳到了下一层的窗户中。

刚落地,一整腿软的感觉袭来,让他有点站不住脚,不得不扶了一下旁边的墙壁。

瑟兰迪尔微微喘气,面色泛起红色,不可思议的是金色的面具居然还戴在他的脸上。

他尽量忽略身体里的不适,心里问候了埃尔隆德的祖宗十八代,一边平稳地向前走去。

这附近就是举办宴会的地方,埃尔隆德并没有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因此这附近目前还没有太多的士兵 。

他要利用这个空挡赶紧到东边去。

身体里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瑟兰迪尔在心里暗道糟糕,他的信息素开始有点不受控制地向外溢出,好在过往的服务生都是真的bate,再加上他还带着面具,固然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可是身后追兵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来,瑟兰迪尔一惊,赶紧往前跑去。

这个时候就又要感谢这谜一样的宫殿了,他出去难,别人找他也难。

但是时间一长,这样也不是办法,一层楼也就这么大,所有的士兵都集中过来的话,他是迟早会被发现的。

但是他又没有力气再翻一扇窗,所以只能隐蔽的往东边最大的那个露天阳台赶过去,即使这样,他还是惹来了追兵。

再次闪入一个地方时,他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人。

瑟兰迪尔连忙道歉:

“啊!对不起,对不起,请让一下。”

没想到那个人居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说道:

“是你!”

瑟兰迪尔要走没能走开,借着灯光看清楚了拉住他的那个人,然后再心里叹息了一声。

————莱戈拉斯!

怎么又遇到他了!

这人!真烦!

身后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瑟兰迪尔没有太多的心情应付他,匆匆道歉,就想离开。

莱戈拉斯自然是不放过,上次错过了一回,这次要再把人放跑了那他可不就是个傻子了吗!

长了这么大的王子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是有看对眼的人的。

对方那天偷酒喝被发现时懊恼心虚的小表情简直不要太可爱。

回去以后的莱戈拉斯越想越后悔,眼前时不时的总是浮现出他和自己一样金色的头发,还有比红酒更好看的薄唇。

自己怎么就没问他的名字呢?

没想到他刚刚因为听见外面的动响,出来看看,就被他好运气地撞上了。

莱戈拉斯伸手,想阻值他的离开。

不想他还没拉一下瑟兰迪尔,瑟兰迪尔自己就先软了下来,一阵浓烈的信息素炸裂开来,像是放进粉尘爆炸一般地炸开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

瑟莱迪尔感觉眼前一黑,心里暗骂不好。

腿软的他向后踉跄了一下,跌进了莱戈拉斯的怀里。

被美人投怀送抱的莱戈拉斯一时之间有点懵,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从瑟兰迪尔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味道。

“你是…………”

“嘘,别说话。”

看着已经在这附近搜索的追兵,腰酸腿软的瑟兰迪尔拉住莱戈拉斯。

“帮我个忙。”

然后不由分说地用自己的薄唇摁上了莱戈拉斯的。

莱戈拉斯渐渐沉醉在瑟兰迪尔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如美酒一般醇厚的香味。

但是总有人不识时务地打扰他的好事。

“谁在那里!”

一声暴喝响起,打断了两人,瑟兰迪尔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将头埋在了莱戈拉斯的颈肩,一只手搭在了莱戈拉斯放在有着精美雕刻的扶杆上的手。

向来好脾气的莱戈拉斯第一次这么生气,Alpha的信息素强势地蔓延开来,弄得怀中被信息素保卫的瑟兰迪尔在心里苦叫了一声。

看见他们没反应,领兵的小队长向他们走来,想看个究竟。

瑟兰迪尔微微捏了把汗。

这时,阴影中的莱戈拉斯微微侧头出来,在灯光的折射下好让来人看清他的脸庞。

领头的士兵诚惶诚恐地向他行礼:“王子殿下…………”

但是莱戈拉斯并没有心情和他说这么多,他蓝色的眼眸深邃得不可见底,像是大海深处的幽蓝。

他一手扶着瑟兰迪尔的腰,对着后面的追兵嗓音沙哑地吐出一个冰凉的

“滚。”

再傻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在一片沉默中,有的只是士兵慌乱撤回的脚步。

“谢谢。”

一等追兵离开的瑟兰迪尔干脆利落地开口道谢,然后就想起身。

他刚刚生气时散发的alpha信息素有点多了,他要赶快离开,否则等真的发情期来了就不好办了。

小腹中传来一阵又一阵令人难耐的酸涩感,动作不大,但惹得瑟兰迪尔很难受。

都怪埃尔隆德,还不是他一直缠着自己不放他也不用吃那个药。

这药本来就是用来以防万一的,吃了以后副作用到没什么,就是会把他平时乱七八糟的发情期给找回来,一般不到必要时刻,瑟兰迪尔是死活不会去吃的。

但这次情况特殊,他也是没办法。

比起被抓,还是解决自己的发情期更方便一点。

所以吃了就吃了吧,他得赶快赶回去。

没想到他要走了,有人不让了。

莱戈拉斯一把把瑟兰迪尔拉回来,按住他,继续了他们刚才哪个没有结束的吻。

瑟兰迪尔轻哼一声,颇有些恼怒,他挣扎开alpha越来越强烈的攻势,拿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玫瑰色的薄唇在他的蹂躏下变得越发娇嫩,莱戈拉斯别开自己的眼眸,有些压抑不住心里的冲动。

“跟我走。”

他开口要求。

莱戈拉斯对自己的魅力一向很自信。

“我能保住你。”

瑟兰迪尔不屑地轻哼一声。

“不用了,谢谢。”

他用力挣开莱戈拉斯扯住他的手,晃了晃口袋里的装着他今天劳动成果的宝贝。

“我自己能行。”

alpha想信息素一下子浓烈起来,瑟兰迪尔低低呻吟了一声,咬牙切齿地看着似笑非笑的莱戈拉斯。

“我很感谢你今天帮我的忙,但是你也别太过分!”

omega甜美的香气被刺激出来,已经不是瑟兰迪尔能收的住的了。

他气愤地拿出一根抑制剂,用嘴咬掉套子,在莱戈拉斯不可置信的眼光下狠狠地往自己的手上扎去。

液体推入血管,那一瞬间交融的感觉让瑟兰迪尔眯了眯眼睛。

一会后,瑟兰迪尔把用完的针管扔到地上,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眯着水光潋滟的眼睛看着依旧靠在扶杆上的莱戈拉斯。

“听着,小子。”

药物的作用与发情期抗衡,有一种诡异的酥麻感。

“好好开你的会,管住你的嘴,这样的话我还算是欠你个人情。”

血液被麻醉,像是沉入了慵懒的海洋。

瑟兰迪尔转身就走,步伐慵懒地像是一个刚起床的大型猫科动物。

身后意料之内的传来铁链的动响,瑟兰迪尔轻巧一跃,蹲在窗户上,华丽的灯光照耀在了他完美的五官上。外面是一望无际的黑夜,他则像是一个随时随地要投入黑夜怀抱的精灵。

瑟兰迪尔侧过脸,笑眯眯地看着想动但是动不了的莱戈拉斯,那只搭在有着精美雕刻的扶杆上的手被拷了起来。

“明白了吗?别越界,懂?”

外面的黑暗像是要把他吞噬。

莱戈拉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眼眸深邃。

瑟兰迪尔把手放在唇中,吹出了一声尖锐而优美的口哨声。

他轻轻笑起来,低沉而愉悦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跑出来。

他精致的五官变得神采飞扬,那是一个人明白自己将要胜利时所散发出来最耀眼的神色。

为他的美丽,再一次。

为他的胜利,再一次。

为他的自由,再一次。

然后他纵身一跃,像一只正真飞翔的精灵,在黑暗中翱翔。

评论(2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