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FLIRT(all瑟ABO)

                          

1.

我是山林间自由来去的精灵,没有什么能困住我,哪怕是以爱的名义编织的牢笼也不行。

                                                              ————瑟兰迪尔

华灯初上,维纳斯宫殿灯火辉煌,将刚暗下来的天空又染的迷离起来,旁边的河道里水波平静,微风吹起一点点涟漪,吹皱了倒映在湖面上影子。今夜的天色很好,天上的乌云被夜晚的凉风吹走,满天的星星形色不一的洒满了夜幕。

瑟兰迪尔抬头看了看天空。

几乎是微不可查的,他叹了口气。

摸了摸贴身的武器,瑟兰迪尔无不遗憾地想,可惜今天有任务,否则自己一定要从这儿偷出一瓶珍藏的红酒,然后到楼顶上,看这满天的星辰从闪耀到隐藏,直到太阳从东方升起。

瑟兰迪尔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所以,他爱布满星辰的夜空和挥洒出金光给人希望的日出。

可是今天不行。

瑟兰迪尔又看了一眼夜空,然后有些不舍的垂下眼睑,盖住了他眼里的繁星。

他侧身隐匿进黑暗。

接下来的事情可不容得他有一点分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维纳斯宫殿华丽的大门外,鲜花庄严地站立在红毯的两旁,一辆辆黑色的车子停下,从里面走出来当今的政要名流。

但这只是大餐前的甜点,真正重要的人还没有来。

在这个四足鼎立的世界里,每一个国家都掌管着大片的领土。

当然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最开始时,有许许多多的小国林立于这个世界上,它们各自为政,互不干扰。但是历史是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停留太久的。其中势力最强大最有野心的五个国家开始渐渐吞并其周围的小国。在经过千百年的无数次吞并和分裂,无数次的战争后,他们脱颖而出,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他们拥有绝对的实力和优势,否则不可能会在长达上千年的时光中存留下来。

五个国家的领土都已经确定了,差不多大小,然而睿智如他们的统治者,明白适可而止这个道理,是不会再为了那一点土地而挑起战争。

五个国家就这么以一种微妙和谐的关系确定了下来。

他们各自为政,但同时又互相交流,因为不同的地理位置,各国都有不同的特产和稀缺。为了维护这种平衡,五国的领主达成了一种协议————在每年的二月之三月的时候集中到某一个国家,展开一次五国会议,来确定各国的贸易以及各个方面的问题。

每年轮到一个国家。

今年是埃尔隆德的瑞文戴尔。

其实真正开会的时间并不长,差不多只要十天左右,但是为了保护各国代表人物的人身安全(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以及路程的远近,他们都是从二月的第一天开始启程,差不多二月十日就可以都到齐,然后接下来的十天,有用强大的心理素质的四大代表和政府要员会在各国带过来尽万人的士兵的保护下,进行各项工作的梳理和一场长达十天的会议。至于接下来的十天,那就是工作后的补偿了,各国为了尽显地主之谊,会举办一场长达十天的宴会来祝贺这次会议的顺利。

埃尔隆德的瑞文戴尔,代表者埃尔隆德。

欧若费尔的幽暗密林,代表者欧若费尔。

索林的伊比利亚(国名找不到,自己取了个),代表者索林。

巴德的长湖,代表者巴德。

凯兰崔尔的罗斯洛立安,代表者莱戈拉斯(这里私设,把叶砸扔给女王做儿子去,我们大王要浪。)

五个权利的巅峰,至于最后一个为什么不是国家的领主,因为凯兰崔尔深知自己的儿子,罗斯洛立安最强大的Alpha,这个国家的继承者,她的儿子——莱戈拉斯,需要历练。

当然年纪轻轻就成为罗斯洛立安最强大的Alpha的莱戈拉斯也不是吃素的,他极尽所能的吸取营养,他在成长。

已经对这个事情熟练的莱戈拉斯在五国会议中并没有吃亏,最终,他们愉快地达成了协议。

那么接下来,狂欢的时刻到了。

这十天里,是瑞文戴尔举国上下的狂欢,是权利的宴会,是金字塔顶端的人的宴会。

所以来的大多都是Alpha.

瑟兰迪尔微微颤了颤他纤长的睫毛。

这可就不怎么好了,不过没关系,在最开始的演讲结束后,Alpha和Omega是分成两个场地进行舞会的中间过程的,他只需要混入Omega的舞会,便可以安然无恙的出来。

毕竟他有着一张绝色倾城的脸呢。

他要好好利用这次机会。

他需要利用这十天的狂欢,虽然防范严密,但是来来往往的人多得数也数不清,最大限度的给了他潜入以及脱身的机会。

他要拿走今晚举世瞩目的那颗宝石———尼克斯之吻。

用黑夜的吻,来闪耀你们的眼睛。

不过偏现实一点,如果钻石很好看的话,他就不要拍掉了,自己留着喽。

反正他又不缺钱。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