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

FLIRT.2.【all瑟ABO】

我要用黑夜的吻,来闪耀你们的眼睛。————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站立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候着,仿佛一座不会动的雕像。他既不能太早的进去——人太少容易被发现,也不能等到五个领主来的时候进去——他一点都不喜欢那些Alpha从老远就可以感受到的强势的气息和更加严密的防守。

他在等待一个时机。

抬起纤长而有力的手指,瑟兰迪尔按了一下别再耳后发间的一个小按钮,然后一个虚拟的屏幕在他的眼前展开,屏幕的中间播放着一个视频,像是一个监控,上面有一道马路,两边挤满了人群,但是被警卫给隔开,中间的道路虽然空荡荡的,但是一旁的人群却显得激动不已。

瑟兰迪尔缓慢地移动了一下身子,浑身的肌肉紧绷起来,做出蓄势待发的样子。

这个微型摄像头是他前几天放在这条路旁边的一栋仿古建筑的扶手的夹缝中的,用完即可销毁,掉下去,被踩碎或者碾压,消声蹑迹,没有再次利用的价值。

至少他觉得没有再次利用的价值。

他用这个摄像头来监视今天五个领主会什么时候到来,这条路距离维纳斯居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路程,这段时间宫殿最忙碌,人群的狂热和拥挤会分散这里守卫的注意力。

哦,想想,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五个Alpha都在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但是瑟兰迪尔却偏偏要来挑战这个思想。

五个领主为了显示友好和平一般都是坐在一辆车里的,前后有三十二个护卫车辆,他们在最中间。

其实瑟兰迪尔觉得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护卫,因为就他们五个加起来也就没人打得过他们了,何苦这么多此一举呢?

为了显示国威。

唔,万恶的炫耀心理,倒是给他不小的压力。

其实本来,瑟兰迪尔是想混进那32个车队里面的,但他刚去一打探就放弃了。

32个车队里都是各国的Alpha将士!

他权衡利弊了一下就果断放弃了。

那个时候别说去偷东西了,自己能不能走出来都是个严重的问题。

瑟兰迪尔摸了一下内袋里面的抑制剂,他这次以防万一带了几只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就在瑟兰迪尔神游的时候,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几乎要把在这端的瑟兰迪尔震聋。

“嗯……”瑟兰迪尔闷哼了一声,皱了下眉头,把注意力放回视频上,他看见最开始的两个护卫队的领头骑着马走进了他的镜头。

今天是舞会的第一天,各国都会穿着复古的贵族服装来参加宴会。

看看已经到来的那些人,在金色的宫殿和奢靡的装饰品的映衬下,愣像是把时间退回了几百年前的贵族时期。

万恶的贵族主义,瑟兰迪尔微微的抿了抿嫣红的薄唇,可怜了一番自己的耳朵。

他关掉视频,报废了摄像头,将自己的目光移出了黑暗,投降那座奢华的宫殿,人群已经开始有些骚动起来,他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即将迎来五领主的大门,各种烟花和礼炮已经就位,仪仗队也已经准备好。

瑟兰迪尔闭了下眼睛,嘴角扬起一抹有些邪气的笑容。

他又闪身隐入了黑暗里,只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在等待,角落里早已不见了他的踪影。

好戏要开始了。

为他喝彩吧。

 

道路上

由埃尔隆德引领,四个领主跟随其后,骑着自己心爱的马匹,迈着整齐的步伐跟随着埃尔隆德。

他们的面目沉静,在人群激动的欢呼和尖叫下依然面不改色,带着自己惯有的作风,或微笑或冷漠的,威严的走向前,他们的身后或身旁被扔满了鲜花,这是狂热的爱慕者扔上来的,但他们并不伸手接住一只。

人群的狂热依然在进行。

突然,身着一身宝蓝色,做工精致,边缘镶嵌着金线勾描的欧若费尔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他抬起他淡漠而深沉的眼睛,向路旁边的一栋仿古建筑抬头望了一眼。

仅仅只是短短的几秒钟。

然后收回了他的目光,继续不紧不慢的跟随着队伍向前。

评论(4)

热度(28)